chords of nerves

whenever it fiddles

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拾參

///

對於熱愛在陽光下海灘上盡情發呆的我來說,墾丁是天堂。

嗨!墾丁!拜!

///

今天是12月28日,要離開墾丁,正式繞過台灣的最南端,開始在東部的土地上向北進發,換言之,旅程已完成一半了。如無意外,今天應該會到達台東大武鄉,距離約100公里。

阿華向飯店員工查詢一下今天的天氣,員工記得我們是騎士,竟交出一張附有詳細溫度濕度日照風向風速的天氣報告,感恩感恩。

///

::: 我在墾丁天氣晴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狼人遊戲

 

這樣想吧,我們在玩一場狼人遊戲。

 

狼人誰都可以當,不是狼的當上了也就是狼人,
而現在是一隻精明的好狠狼當上了狼人。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拾貮

 

在高雄仁的家醒來的早上。

 

床鋪很好睡,但還是要早點起來,因為今天有90多公里要趕,目的地:墾丁。

醒來後發現,大部份人都已經起床開始生活了。又例行的打包行李,收拾衣物,希望七時就可以出發。因為太早出發,所以早打定輸數,不可以跟客棧的各位吃早餐,這一晚留宿,跟大家也沒甚麼交流,有點遺憾。沒想到快要離開時,鐵仁推開紅色大門回來了,本來他與和惠小姐還在晨跑,但為了我們,特地早點趕回來煮早餐,有沒有這麼好人?!

 

早晨桌上,有:鐵仁/雪倫/和惠小姐/JOY/阿華/我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意義是甚麼?

陳綺貞說那可以是一種逃避到極限,而找到自己的方法。

林一峰說,離開是為了回來。

 

大家都愛旅行,愛旅行的風光,愛旅行碰到的人,愛旅行時的手信,愛旅行開始,躺在飛機上終可一睡八小時,又愛上飛機,愛上可愛的空中小姐。

但旅行的意義是甚麼?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拾壹

 

songsToTaiwan.txt:

Rubberband – Apollo 18 / 五月天 – 後青春期的詩 / 五月天 – 盛夏光年 / DEPAPEPE /
Miz – In the Sky / 天門 – 秒速5厘米 / 大塚愛 – フレンジャー / 古巨基 – 路邊攤 /
林一峰 – 城市旅人 / 林宥嘉 – 神秘嘉賓 / 南拳媽媽 – 優之良曲南搞小孩 / 徐佳瑩 – LaLa /
張雨生 – 自由歌 / 陳奕迅 – H3M / 陳奕迅 – 上五樓的快活 / 蔡旻佑 – 19 / 盧廣仲 – 第100種生活 / 蕭閎仁 – 蕭閎仁 / 蘇打綠 / 趙傳 -趙傳精選 / 縱貫線 – 北上列車 / 拖拉庫 – 每到夏天 /
動力火車 – 忠孝東路走九遍 / 羅大佑 – 鹿港小鎮

 

都在手機小小的2gb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拾

 
該怎麼證明自己環島過。
 
我記住的只是一些點,有時將點按壓成面,牽扯一城市的事,總將面妄想成立體,穿鑿一民族的人。

點與點錯落在小島上,該由環島的線穿起,線該最長,每天的大部份事時間都飛梭在線上,而我卻都忘了。

我可以在地圖上再連出那些線,說我曾由這到那,而那卻只是物理的距離,我不能證明我的腳踏擁有了它們。 如果有先進的GPS和毛筆,那高低起伏東南西北應該繞成了一個形狀獨特的立體的圈,在停留最久的地方,會有一圈一圈立體的墨漬,歲月如梭,墨漬原來卻不依從時間的慣性。我一向認為,記住路邊的一顆小石頭,比記住某個帳號和密碼來得重要,一段路,和一次意外同樣不重要,但我的生理結構卻不完全依我所願。

我想,我在寫小說。

今天的目的地是台南,你看右邊!到了,晚安。
 
 

-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玖

「免費的紅茶
豐盛的三文治、奶茶、咖啡
有陽光音樂的玻璃外
連2個客人也是從宮騎峻動畫裡走出來的
露台曬衣場撲鼻的陽光香
這樣的早晨
屬於DEPAPEPE的
《櫻風》」
 
 
一覺醒來

<07:25的畫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鄧先生

「鄧老師!」突然被影印店的老闆叫住了。

「怎麼一個星期前的影印還不來拿走?不要了嗎?」我可不記得我有影印了甚麼。

總之,我得到了一袋共三十二張一模一樣的信,收信人那一欄都是空的,寄信人是用電腦打的我的名字,上面有空間留待簽名,內容只有一乘三十二行字:

「你讀到這封信時,請從此記著我不再是我了,請斷絕一切來往,萬事小心。」

還有三十二句「祝生活愉快」。

我想起了家裡抽屜裡那莫名奇妙的三十二個信封,上面,好像有三十二個地址。

豬的寓言

我是一隻豬。

我住在一個農莊裡,這裡的環境其實還不錯,你看,風和日麗,大樹遮陰,背山面海,風涼水冷,這塊大石頭完全切合我的頭形,完美地承托住我的豬腦,在這裡攤一個下午,流適量的汗,拍拍蚊,把草地壓出一個曖昧的豬型,最好不過。

一切都不錯,只要離豬棚遠一點。

那邊臭氣熏天的豬棚裡都是辛勤的豬,在狹迫的格子裡擠在一起,腳邊踩著屎尿,口卻在吃,不停的吃,不停的吃,不停的吃,不停的吃,然後長肉,然後長肉,然後長肉。你知道,豬總是貪吃的,我也愛吃,不過夠吃就好了,吃太多,肉也是白長。被迫著吃,還要你爭我奪,狼吞虎嚥,嘖嘖嘖,多沒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官老爺呀官老爺

「禀官老爺, 您……有空嗎?現在不用忙著微博吧?那您大人有大量,請施捨少許寶貴光陰,聽我賤民一言,我實在無心冒犯,望你有怪莫怪不要責難,我一家大小八個人雖則個個不值錢,男的該當奴,女的合為娼,但誅九族的話,那個……多少也是會不開心一會兒的。事情是這樣的,我們縣這幾年來都沒下過一滴雨,沒見過半點陽光,也不知是天譴還是……啊,那當然不是針對官老爺,當然是我們這些蟻民不爭氣,但不要緊,我們死了許多還有更多,但那個農作物都因為這樣失收了,我們肚子餓不打緊,橫豎還有樹皮可吃,80個家人死剩8個生活負擔反而少一點,但繳不到稅收給老爺您事情可就大了,於是我就想到鄰村去討一點農作物回來繳稅,順便摘一點樹皮回來吃2年,但想不到匪類橫行,我剛出村口就被人打劫,他們穿的跟官差好像啊,身上僅餘的蕃薯也被他們搶了,還毒打我一頓,把我雙手斬去,雙腳還好,大人您看還好端端的連在身上,只是腳筋被挑斷罷了,那些血我待會會擦乾淨,請您放一萬個心。我經過官老爺的衙門時,看到門外有一段木頭,破破爛爛的,想大老爺您家也用不了,如果大老爺您不反對,又或是3個月後開個會議,席上眾家老爺都不反對的話,我可以有幸沾一點光稍為借用一下,好讓我可以撐著爬到鄰村嗎?大老爺您放心,要是我有幸到埗,我一定大肆宣揚大老爺您的大慈悲之心,讓天下都知道大老爺您是個多麼寬大、容讓的人,願意為賤民犧牲寶貴光陰,聆聽我們過份又奢華的願望;要是不幸在途上死了,蟻民在黃泉路上也必懷感恩之心,因為在有生之年能目睹大老爺的善舉,當真是做鬼也幸福呀!」

唷,好大的官威。
還是說是山寨王更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