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s of nerves

whenever it fiddles

Category: Too True

一個人旅行

這次到台灣,遇到了傳說中騙人買商品的大學生,問了我兩個很難回答的問題。第一個技巧很粗糙的問:「為甚麼來要來旅行?」第二個很適合當業務的問:「為甚麼一個人旅行?大家都嘛不是一起去玩的嗎?」

為甚麼一個人旅行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生命 生命這好傢伙 何時我也說他不錯

師:Know your result yet?
生:Yes.
師:(心知不妙)

老實說從不擔心學生的成績,打聽皆出於八卦。

若是長期抗戰的話,私人補習的學生比起大班學生,有入室弟子的感覺,因為有更多時間培育他們的專長,或將偏執傳授給他們,看著自己一個人教出千奇百怪的學生,其實很有趣。

我有兩名學生是應屆考生。

女孩成績不錯,期望自己英文有5級,結果得到3,和一堆3322。
男孩成績不好,早就決定要報副學士,但每科仍要努力追趕,結果竟然全部合格,中文除外。

生命就是如此趣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我想說一些低能的事

我想說一些低能的事

//

1. 愛 / 國 / 黨

如果愛的是一個文化,愛中國可以是研究河山詩詞琴棋書畫中國哲學。
如果愛的是一個國家,愛中國可以是關心人民生活關心國家發展。

我個人還在思考一個人是否必需要愛自己的文化愛自己的國家。

但可以肯定,愛,不只是戀慕,不是崇拜,不是凡事奉迎,正如你對日常生活中所有你愛的東西一樣。愛是一種關心和思考,想知道關於它的一切好與壞,想思考出自己對它的觀點,然後以此作出行動。所以愛常常都很複雜,由衷的讚賞和深刻的責備同樣可以是愛,又經常同時出現,只有不經思考的所謂愛最無意義。

你愛小孩愛到讓他一日五餐飲可樂薯片當白飯,你真的愛他愛到要死。

至於黨,只是政治理念的集團,不論它執政或在野,你都可思考,然後可愛可不愛。

//

2. 洗洗腦

有人說洗腦教育洗不了腦=可以讓它推行

是非問題。曾志豪也說若果如此,那不用怕地溝油,因為會有良心廚師。這是不合理的事情的存廢問題,這個城市的人都習武,所以搶劫不是罪?膠無毒,所以不需清理?有這個想法的人,一是無腦,一是懶得為社會負責。

有人說教育從來都是洗腦

我說只有貪方便或立心險惡的教育才是,我們從小吸收大量知識,但從來都有理性思考。孝順父母:父母怎樣對我們,所以我們怎樣對父母,是很簡單易懂的道理。愛護環境:我們叫小朋友想像一下自己的家被弄得污煙瘴氣,然後為魚兒島兒花兒設想一下。食飯前洗手,因為不洗手可能會生病肚痛,痛就已經是一個理性的人不會無故接受的感覺,也就不需再解釋。

假如一個學生說她父母對她不好,我會問她如何不好,假如她聽到了自己的回答,也還是覺得父母不好,我不能強迫她孝順父母,因為那不是孝順,那是愚孝崇拜服從,對她的父母來說也不是好事。盡責的教育是盡量發掘事情的所有真相,要求學生嚴謹地去思考,而不是蓋住某部份真相,要求學生停止思考,對他曉以遵從的好處,否則罰企、扣分、被訕笑、不能升學。

教育小童時因為心智問題,邏輯未必可以很嚴謹,但絕非洗腦,亦因此要更加謹慎。

有人不明白國民教育科如何洗腦

我已有大概,但我決定讀完課程指引再補寫。
目前看到最恐怖的是,引用資料以偏概全,然後更偏頗地得出一些「情感」(基本上情感與引用例子完全無邏輯關係),將這些「情感」向學生「教育」,以學生的反應評分,這是變態才做得出的事,引用吳志森的說話,這是「孌童癖,專搞細路個腦。」

//

3. 有人撐腰=立心不良

共產黨政權和它的一班喉舌經常掛在嘴邊的,是「某某某有外國勢力撐腰」,所以某某某立心不良,要顛覆政府,所以某某某不值支持。

他們完全無視了是非問題,有沒有外國外星內地內臟勢力在背後,有沒有政黨老師書本教路,跟所做之事是對是錯,完全是兩回事,簡單到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延伸寫下去。

文滙報最近又寫梁振英僭建陳茂波劏房學民思潮反國民教育等,都是與外國勢力合作的炒作,因為有外國勢力,所以僭建劏房洗腦就沒有問題?劣拙至此的推論竟然有更劣拙的人真心相信,任何人動動一條神經線就可令他們的世界全面崩塌,思考對他們來說比豪宅更奢侈。

//

我說的話如無意外應該低能
但大家對更低能的人解釋時可聊作參考

狼人遊戲

 

這樣想吧,我們在玩一場狼人遊戲。

 

狼人誰都可以當,不是狼的當上了也就是狼人,
而現在是一隻精明的好狠狼當上了狼人。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意義是甚麼?

陳綺貞說那可以是一種逃避到極限,而找到自己的方法。

林一峰說,離開是為了回來。

 

大家都愛旅行,愛旅行的風光,愛旅行碰到的人,愛旅行時的手信,愛旅行開始,躺在飛機上終可一睡八小時,又愛上飛機,愛上可愛的空中小姐。

但旅行的意義是甚麼?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鄧先生

「鄧老師!」突然被影印店的老闆叫住了。

「怎麼一個星期前的影印還不來拿走?不要了嗎?」我可不記得我有影印了甚麼。

總之,我得到了一袋共三十二張一模一樣的信,收信人那一欄都是空的,寄信人是用電腦打的我的名字,上面有空間留待簽名,內容只有一乘三十二行字:

「你讀到這封信時,請從此記著我不再是我了,請斷絕一切來往,萬事小心。」

還有三十二句「祝生活愉快」。

我想起了家裡抽屜裡那莫名奇妙的三十二個信封,上面,好像有三十二個地址。

豬的寓言

我是一隻豬。

我住在一個農莊裡,這裡的環境其實還不錯,你看,風和日麗,大樹遮陰,背山面海,風涼水冷,這塊大石頭完全切合我的頭形,完美地承托住我的豬腦,在這裡攤一個下午,流適量的汗,拍拍蚊,把草地壓出一個曖昧的豬型,最好不過。

一切都不錯,只要離豬棚遠一點。

那邊臭氣熏天的豬棚裡都是辛勤的豬,在狹迫的格子裡擠在一起,腳邊踩著屎尿,口卻在吃,不停的吃,不停的吃,不停的吃,不停的吃,然後長肉,然後長肉,然後長肉。你知道,豬總是貪吃的,我也愛吃,不過夠吃就好了,吃太多,肉也是白長。被迫著吃,還要你爭我奪,狼吞虎嚥,嘖嘖嘖,多沒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官老爺呀官老爺

「禀官老爺, 您……有空嗎?現在不用忙著微博吧?那您大人有大量,請施捨少許寶貴光陰,聽我賤民一言,我實在無心冒犯,望你有怪莫怪不要責難,我一家大小八個人雖則個個不值錢,男的該當奴,女的合為娼,但誅九族的話,那個……多少也是會不開心一會兒的。事情是這樣的,我們縣這幾年來都沒下過一滴雨,沒見過半點陽光,也不知是天譴還是……啊,那當然不是針對官老爺,當然是我們這些蟻民不爭氣,但不要緊,我們死了許多還有更多,但那個農作物都因為這樣失收了,我們肚子餓不打緊,橫豎還有樹皮可吃,80個家人死剩8個生活負擔反而少一點,但繳不到稅收給老爺您事情可就大了,於是我就想到鄰村去討一點農作物回來繳稅,順便摘一點樹皮回來吃2年,但想不到匪類橫行,我剛出村口就被人打劫,他們穿的跟官差好像啊,身上僅餘的蕃薯也被他們搶了,還毒打我一頓,把我雙手斬去,雙腳還好,大人您看還好端端的連在身上,只是腳筋被挑斷罷了,那些血我待會會擦乾淨,請您放一萬個心。我經過官老爺的衙門時,看到門外有一段木頭,破破爛爛的,想大老爺您家也用不了,如果大老爺您不反對,又或是3個月後開個會議,席上眾家老爺都不反對的話,我可以有幸沾一點光稍為借用一下,好讓我可以撐著爬到鄰村嗎?大老爺您放心,要是我有幸到埗,我一定大肆宣揚大老爺您的大慈悲之心,讓天下都知道大老爺您是個多麼寬大、容讓的人,願意為賤民犧牲寶貴光陰,聆聽我們過份又奢華的願望;要是不幸在途上死了,蟻民在黃泉路上也必懷感恩之心,因為在有生之年能目睹大老爺的善舉,當真是做鬼也幸福呀!」

唷,好大的官威。
還是說是山寨王更正確。

有感6000

今天是二零一一年三月的第二天
香港政府宣佈向每位18歲以上的永久居民放發$6000現金。

前事提要:
一個多星期前,本年度財政預算案宣佈為每位市民的強積金戶口注資$6000,被各界強烈批評,「遠水不能救近火」、「倒錢落海」、「官商勾結」之聲此起彼落。一星期後,財政司司市曾俊華急忙補救,政策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順應民意,紓解民困……

 

椒絲腐乳西瓜

甚麼是紓解民困呢?或許要看一下是甚麼款式的「困」。
如果當初這筆款項是為了市民退休保障而花的,那現在派$6000當然就顯得不合理,因為花錢的目的不同了。就算被批評MPF根本不是一個有效的退休保障投資,這筆款項亦應花在其他退休項目上(全民退休保障計劃?)。

市民的意見是很直接的,你說要注資$6000到他的強積金戶口,他認為那個戶口根本沒賺頭,而且今個月的租金還未交,當然會說:「如果要派,你派落我個袋度實際啲喎。」(總不能要求市民呈交一個完善的退休保障計劃建議書吧?)再加上其他想拿$6000逞一時之消費慾、質疑官商勾結、反對預算案沒有長遠措施但看來$6000的子彈最有效等等等等的人,自然混合出一種最單調、模糊卻聽起來清晰的聲音──派錢。那其實不是一種需求,那是一種投訴。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用浪漫對抗通脹

侍:「先生你在做甚麼?」
客:「不用擔心,我不錯,你呢?」
侍:「可是你已經免費享用了我們餐廳的空調和檸水30分鐘了。」
客:「難道你不覺得我在(浪漫地)(苦苦地)(感情敏感又脆弱地)等待一個不知何時會出現的他嗎?對了,你有聽過陳奕迅的《十面埋伏》嗎?怎麼了,你不會是想攆我走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