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rds of nerves

whenever it fiddles

Category: 雜絮

Smart & Fair

今天又有新電話推出,買帳不買?似乎免不了都要表態。

該趁機會宣傳一下另一個選擇 (如有錯漏請不吝指教)。


Fairphone

‘A seriously cool smartphone that puts social values first’
一部以公平貿易為本,對人類、環境及社會都負起責任的電話。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

幸福

那是2012年,到台灣種菜的夏天,二十多天的菜種完了,我適應了台灣的高溫,背靠大行囊,買好飯糰和米漿,丟在空空大大的雨靴裡,準備坐火車南下,以四天高雄散去疲勞和依戀。

花蓮壽豐到高雄市是長途旅程(對一個香港人而言),我對長途火車是嚮往的:想像火車在山裡或海岸線上穿梭,載著無數人無數的理由,淡淡而堅定地前進,車廂裡的我可以盡情地寫幾個小時,聽幾小時的歌,與幾小時的風景配搭,還有那左手邊的太平洋,該有多浪漫。台北到花蓮的三小時似乎不夠看,於是很期待這次的五小時。

早忘了是哪一個站,抬起頭,走道都已經站滿了買不到座位的人,我還是繼續低頭,憑著相機裡的線索寫寫寫,旁邊看《正義》的男生早已下車,新來到的人卻開口了:「可以麻煩你跟我們換一下位置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想要一個家

都準備移民了嗎

開始有朋友不在香港生活了
如果某「堪虞」學家的見解正確
他們要奪回這片土地
遺民只能被掃除或同化
移民的確好像最能明哲保身

要逃離這片土地嗎
成為別處的二等公民會更幸福嗎
台灣也好日本也好澳洲也好歐洲也好
好像都好
是否我們都有無意忽略了某些污點
例如台灣也有無數的拆遷
沒有大浪西灣豪宅但有美麗灣飯店
沒有李氏一族也有旺旺和統一超
馬祖要建賭場
民間也要反核反歧視
有人說即使如此
香港還是最不易居
事實也或許如此

只是我想
逃離一個地方頗感羞恥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