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生命這好傢伙 何時我也說他不錯

by gaSnake

師:Know your result yet?
生:Yes.
師:(心知不妙)

老實說從不擔心學生的成績,打聽皆出於八卦。

若是長期抗戰的話,私人補習的學生比起大班學生,有入室弟子的感覺,因為有更多時間培育他們的專長,或將偏執傳授給他們,看著自己一個人教出千奇百怪的學生,其實很有趣。

我有兩名學生是應屆考生。

女孩成績不錯,期望自己英文有5級,結果得到3,和一堆3322。
男孩成績不好,早就決定要報副學士,但每科仍要努力追趕,結果竟然全部合格,中文除外。

生命就是如此趣緻。

當年我因為美術科肥佬,報考文憑失敗,被逼讀中六,現在想來,也是佔去了一個學位。我對決定重讀的同學說:「自己做自己的事就好了,某個學制,某段時限,不一定為你而設,三十歲時誰還記得誰曾重讀誰又退學?」這句不是風涼話,唯一的錯處是,不到三十歲,大家老早忘了(而且有人連誰曾同窗都忘了),重讀的,早早工作的,延畢,退學,留學,名校,野校,又如何,甚麼都概括不了。

 

對於學生,我只會問自己,我有沒有教錯了?少教了?有沒有替社會又教出一個混球?沒有,就好了。

除了因為今時今日一張(甚或幾張)沙紙吃不開,兩個學生的為人就令我根本沒甚麼好擔心。女孩一向自我要求嚴格,從來只有加堂調堂,甚少取消,高考課程令她知道自己邏輯分析和整理的弱點,交代成績後還要補充一句,因成績未如理想向老師道歉,擔心個屁。男孩由一開始課業潦草,到經歷變態要求洗禮後,井井有條,了解自己後開始有要求,甚至關心時事,興趣變目標,學習外語,終於在最後一年,熟悉如何玩這個考試遊戲,老師實在不得不風涼說一句,縱然中文不合格,無法報考日語副學士,其餘全科合格老身實在倍感欣慰,恭喜恭喜。

 

同學說的對,幾多安慰勉勵的說話,當時當事不會聽得進去,
那就只說自私的一句:

我的學生走到社會上,我很安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