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一個家

by gaSnake

都準備移民了嗎

開始有朋友不在香港生活了
如果某「堪虞」學家的見解正確
他們要奪回這片土地
遺民只能被掃除或同化
移民的確好像最能明哲保身

要逃離這片土地嗎
成為別處的二等公民會更幸福嗎
台灣也好日本也好澳洲也好歐洲也好
好像都好
是否我們都有無意忽略了某些污點
例如台灣也有無數的拆遷
沒有大浪西灣豪宅但有美麗灣飯店
沒有李氏一族也有旺旺和統一超
馬祖要建賭場
民間也要反核反歧視
有人說即使如此
香港還是最不易居
事實也或許如此

只是我想
逃離一個地方頗感羞恥

如果另一個地方需要你
你可光榮的拜謝養育你的地方
昂然踏入另一個國度開展第二人生
如果你沒有目的
只是受不了這裡
想找一個比較幸福的地方
一個沒有那麼受不了的地方
你的人生大概也是那模樣

那裡或許的確有更好的制度更好的人民
建立了更好的國度
讓你可以更輕易幸福地生活
可是這些都來自愛自己家的人
他們因愛而不滿現狀
並以行動令家變得更好
嘗試後失敗又嘗試
生命到處有混球
假如只躲在他人的庇蔭下
不愛家卻想要一個家
不學會站起來謀幸福
最終只能到處逃竄
從國家到國家到城市到鄉鎮到山裡到海上到國家
從辦公室到街上到家裡到網上到床上到夢裡
找不著
只能不斷降低自己的要求
最後求仁得仁

朋友說豺狼當道(原文是賤人當道)
的確
要抗衡的話我們當道後就不要賤
把社會溝淡
有同學工作後升職了
意氣風發的道出如何惡搞新入職的下屬
我多半笑不出來
有一打人來插隊
會喚醒我們一些品德
還是去研究公共條例
還是鑽研更厲害的插隊方法
都端看自己
不要變成那個我們當日厭惡的人
是皆準又強力的信條

在一個崩壞的社會中守禮固然很痛苦
甚至很自虐
只是要我變成狼的話
那比死比任何境況更令我難受

當然
我沒有孩子要跨區上學
我常去的火車站沒有塞滿瘋狂水貨客
我沒有試過被警察誣捏
我住的地方也沒有被怪手推平
所以我說的話
直至我被押解出境前
尚待自己印證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