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說一些低能的事

by gaSnake

我想說一些低能的事

//

1. 愛 / 國 / 黨

如果愛的是一個文化,愛中國可以是研究河山詩詞琴棋書畫中國哲學。
如果愛的是一個國家,愛中國可以是關心人民生活關心國家發展。

我個人還在思考一個人是否必需要愛自己的文化愛自己的國家。

但可以肯定,愛,不只是戀慕,不是崇拜,不是凡事奉迎,正如你對日常生活中所有你愛的東西一樣。愛是一種關心和思考,想知道關於它的一切好與壞,想思考出自己對它的觀點,然後以此作出行動。所以愛常常都很複雜,由衷的讚賞和深刻的責備同樣可以是愛,又經常同時出現,只有不經思考的所謂愛最無意義。

你愛小孩愛到讓他一日五餐飲可樂薯片當白飯,你真的愛他愛到要死。

至於黨,只是政治理念的集團,不論它執政或在野,你都可思考,然後可愛可不愛。

//

2. 洗洗腦

有人說洗腦教育洗不了腦=可以讓它推行

是非問題。曾志豪也說若果如此,那不用怕地溝油,因為會有良心廚師。這是不合理的事情的存廢問題,這個城市的人都習武,所以搶劫不是罪?膠無毒,所以不需清理?有這個想法的人,一是無腦,一是懶得為社會負責。

有人說教育從來都是洗腦

我說只有貪方便或立心險惡的教育才是,我們從小吸收大量知識,但從來都有理性思考。孝順父母:父母怎樣對我們,所以我們怎樣對父母,是很簡單易懂的道理。愛護環境:我們叫小朋友想像一下自己的家被弄得污煙瘴氣,然後為魚兒島兒花兒設想一下。食飯前洗手,因為不洗手可能會生病肚痛,痛就已經是一個理性的人不會無故接受的感覺,也就不需再解釋。

假如一個學生說她父母對她不好,我會問她如何不好,假如她聽到了自己的回答,也還是覺得父母不好,我不能強迫她孝順父母,因為那不是孝順,那是愚孝崇拜服從,對她的父母來說也不是好事。盡責的教育是盡量發掘事情的所有真相,要求學生嚴謹地去思考,而不是蓋住某部份真相,要求學生停止思考,對他曉以遵從的好處,否則罰企、扣分、被訕笑、不能升學。

教育小童時因為心智問題,邏輯未必可以很嚴謹,但絕非洗腦,亦因此要更加謹慎。

有人不明白國民教育科如何洗腦

我已有大概,但我決定讀完課程指引再補寫。
目前看到最恐怖的是,引用資料以偏概全,然後更偏頗地得出一些「情感」(基本上情感與引用例子完全無邏輯關係),將這些「情感」向學生「教育」,以學生的反應評分,這是變態才做得出的事,引用吳志森的說話,這是「孌童癖,專搞細路個腦。」

//

3. 有人撐腰=立心不良

共產黨政權和它的一班喉舌經常掛在嘴邊的,是「某某某有外國勢力撐腰」,所以某某某立心不良,要顛覆政府,所以某某某不值支持。

他們完全無視了是非問題,有沒有外國外星內地內臟勢力在背後,有沒有政黨老師書本教路,跟所做之事是對是錯,完全是兩回事,簡單到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延伸寫下去。

文滙報最近又寫梁振英僭建陳茂波劏房學民思潮反國民教育等,都是與外國勢力合作的炒作,因為有外國勢力,所以僭建劏房洗腦就沒有問題?劣拙至此的推論竟然有更劣拙的人真心相信,任何人動動一條神經線就可令他們的世界全面崩塌,思考對他們來說比豪宅更奢侈。

//

我說的話如無意外應該低能
但大家對更低能的人解釋時可聊作參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