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拾伍

by gaSnake

//

我的意識被前方的機車後燈催眠,
迷矇又支離破碎的拼命拉著單車上的軀殼前進,
「日出」這個詞此刻尚未凝成意義,
光盲中不明的顛簸雖然實際,
也喚醒不了肉身。

下個鏡頭:
凌晨五時許,我坐在台東的海灘上,
聽著太平洋的海浪,準備迎接太陽送給台灣的日出,
在我右後方是丸尾和HOHO,是靠站小客棧的情侶,
在左前方前得要沾到海水的是阿華,
是一個瘋子。

海上積雲,頑固地黏著水面,
把陽光擠壓,擠到雲端稀薄處,
刺穿了白障。
我憑海風海浪,猜想雲深不知處,
太陽升起的高度。
突然,
海面一點紅,
悄悄的,悄悄的,
可惜那是艘船,
我卻情願相信那是太陽,
卻更情願相信是帆船。

天就又偷亮了,
阿華始終看不到水平線上的日出,
直到興都敗掉,直到濕冷石塊碰著了現實之壁,
我們終於轉身,
看到無負載的單車,
我醒了,
又開始旅行了。

::: 日出0001


::: 丸尾和HOHO

::: 日出0002

::: 阿華

::: 許秋怡MV裡的阿華

::: 日出0003

::: 日出0004

::: 日出0005

::: 日出0006

::: 海闊天空

::: 啟程

//
我們回到小客棧。
//

::: 雖然我那時還以為最遙遠的距離是屬於周星馳的

在廚房開火,以感恩的心料理昨晚獲得的寶物,丸尾和HOHO也有寶,是手工麵包。感謝麵包師傅和廚娘的密謀。
華麗的早餐上桌了:麵包、多士、炒蛋、素火腿扒,和咖啡,拌以台東的厚愛。

::: 後來也吃不完的素火腿扒

::: 我一直都以為裡面有牛奶於是超級興奮

::: 幸好有人懂得弄咖啡

::: 華麗早餐A

::: 小狗早餐B

:::: 有緣同檯

//
九尾和HOHO其實昨晚就到了,但時間有點晚,不方便介紹他們。
丸尾很像丸尾所以叫丸尾,但我腦子裡卻一廂情願地浮現了花輪。
「啊,很有錢的那個?」
「不是,是班長。」三個人一起說。

丸尾是個插畫師,HOHO是文案,還是HOHO是插畫師?
我忘了,反正是多麼的天作之合。
談到阿華的朋友求婚成功了,沒想到HOHO和丸尾的朋友在十年後也求婚成功了,差點要用咖啡祝酒。

丸尾說都蘭有一個名產,是一個書包,上面印著都蘭國中,問我們知不知道為甚麼。HOHO說那有一點粗俗,是諧音。
我想了想,「是台語?賭爛嗎?」對我就是只懂這些糟糕事情。
他們說那是類似不爽的意思,前一陣子一系列反中共示威時經常被拿出來,就紅了。(紀念品慾望被燃起了)

::: 到處都是草

::: 到處都是寶

::: 就地取材

::: 穿著還未褪色的塑料亞卡力

::: 略懂法語的洗碗華

飯後丸尾和HOHO建議我們去參觀糖廠。

對於糖廠,我和阿華一無所知。當初是甚麼原因,人把糖廠就這麼託付給時間,又是一串串的傷心嗎?

時間把糖廠的外殼給磨蝕了,讓大自然好進入工廠,把空氣埋入鋼鐵裡,待時間在晴朗時大雨滂沱時肆意飛舞,鋼鐵上開出了無數斑斕小花,引來了小鳥、藝術家和遊人,今天的紅,和那天糖的紅,我幻想有一絲相似。

::: 糖廠成了一個舞台

::: 傳說中的…蘭花螳螂嗎

::: 太有型

::: 燒火的嗎

::: 召來廢墟愛好者

::: 巨輪

::: 側面很正經

::: 正面是給wingb的禮物/塊魂國的紳士與淑女

::: 按下去時光會倒流

::: 時間的雕刻

::: 開花吧開花吧

::: 處處被柔化了

//
糖廠的旁邊都成了咖啡室和藝廊,是隨隨便便就能慵懶下來的地方。

::: 全部都沒有黏住

::: 嘩狗呀摸呀

::: 先坐半個小時再說

::: 阿華指定角度

::: 魚呀魚呀魚呀水中游

::: 我稱之為被染色的一角

::: 花與那花

::: 被塗改了的XXX

::: 在藝廊的窗戶跟丸尾和HOHO說再見

//
回到小客棧,收拾好麻麻煩煩的大包小包,要離開了。外國人鄰居在晾衣服,可惡,閒聊了數句,說要給我們拍張照片,這麼害羞的事當然要更不害羞的邀他一起拍,卻被耍手擰頭的婉絕了,可惡。下次一定要更堅持。離開都蘭前,一人買了一個都蘭國中的書包,我購物了,耶。

::: 臨別

::: 又上路了

//
//
//
今天的目的地是長濱鄉,65公里吧。就在0.2公里處,我已經開始懷念小客棧了,我莫名的愛上了背包客棧莫名的執著,我要賴死在那裡,我要莫名的跟小客棧一起生活,不管小客棧的意願。

::: 今天天一直陰

::: 臨老

::: 他沒有,我發誓沒有

過了台東沿海北上,應該是傳說中花海處處的平原,不過花沒有想像中壯觀,是位置不對還是季節不合?抑或只是粗心大意。

雨來了,然後越大。喂……大得有點過頭了吧!

短褲都濕透,每下踏板都加了5個G,不在話下,也看不見前路了,不是能見度低,而是雨水打得眼睛張不開了,好吧,我承認超極增長睫毛液的用處吧。車子泡在污水裡,看不到路,眼瞼不停被騷擾,心情超差,不行了,要出絕招。

「喂阿華,休息一下吧。」

就在一個海濱公園的涼亭裡,我們停下來。原來阿華安全帽上的遮陽片可以擋住雨水,所以他覺得沒甚麼。亭子裡本來不濕的,被兩個水路飛弄濕了,坐到哪哪就濕,但悠閒看著太平洋和大雨,心情終究愉悅,就寫起名信片來了。

::: 你還滿閒的嘛石頭

::: 樣子認真與內容剛好相反

沒有喇,沒有照片喇,要看照片可以按上一頁等下一回。

阿華笑傲江湖的要到另外一個涼亭避靜,但天不從人願,賜了一旅遊巴的陸客給他,過不了一會兒他一臉髒話的走過來,不停鄙視吸煙與嚷嚷。半小時過去了,雨絲毫沒有怠慢,很有幹勁嘛你,不錯不錯。

「喂不如走吧,等下去也不是辦法。」
好吧,真掃興。

槍林彈雨,真是個好詞兒!

雨天的好事都會走樣,大段的下坡變成了海洋公園的滑浪飛船,自作業瞬間作現眼報。戰戰兢兢的蹓到了一間雜貨店喘口氣,看到了安全帽,不用想,孤寒的我當然2秒就決定不買。冬天雨特別冷,停下來更冷,就在雜貨店裡隨便買些甚麼來吃,橫豎不管甚麼都很便宜,「老子現在淋濕了吃點東西補充熱量不行啊?」瞬間打敗了孤寒的我,吃完再買,越買越多。兩個水路飛在店裡逛,弄得處處濕,歇了一會,老闆說前路不短,要小心啊,甘心上路。

//
//
雨放肆的下,人賴皮的騎,快到長濱,天也深藍得快黑了,車來車往,還是忍不住在路旁小了個便。

長濱不大,沒有繁鬧的夜生活,我們格格不入的闖進來,找打尖的地方。

又找到了最隨意的家庭餐廳,客人不多,老闆娘有熱情的原住民氣勢,那就全交給她了。說自己到台灣沒特別吃過甚麼台灣菜,想起來其實好像天天在也吃台灣最日常的菜式,蛋餅、厚片、包子、滷肉飯、炒飯、湯,是習以為常了。而家庭餐廳依舊可靠,價錢老實,還一樣都有擔心你吃不飽的老闆。

離開餐廳後,看到街中心停了一輛小卡車,車子的後頭是一個透明的糕餅櫃,放滿了好幾層各式各樣的糕點,有樸實的華麗的地道的異國的,泡在小燈泡的黃光裡,整架流動糕餅店在夜裡就像個小寶庫。剛飽食的我們眼裡也一樣發光,像虫子一樣被吸過去。

就在選甜品與價錢時,餐廳老闆娘衝出來了,直奔過來。

「是沒付錢嗎沒有呀是我先付阿華回去再給我呀還是呀對了又忘了水壼了吧咦但是就在水架上……」
「你們要買啊,一定要買這個,這個很好吃!」站定後,老闆娘以淡定老饕的語氣推介一款蛋糕。
「老闆,這個還有沒有呀,我也要。」我好像看見了老闆娘過去幾個小時都在等甚麼。
「沒有喇,只剩這個。」
「啊……那就給你們好了。」老闆娘的客氣,掩蓋不了七歲小融的不捨。

在一貫的不好意思吧跟沒關係之間我們還是奪人所好了,台灣人的好客讓我習以為常得引號也不用了,這麼高的標準不會讓其他台灣人為難嗎?蛋糕的味道我早忘了,但老闆娘在黃光下的阿莎力我多少記得。

//
//
//
出力洗,奮力擰,踮著掛,隨便睡,長濱還是溫暖的接住了潦草的我們。

//
//
//
//
//

自用預告:
下集極精彩,千萬別賴著不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