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拾參

by gaSnake

///

對於熱愛在陽光下海灘上盡情發呆的我來說,墾丁是天堂。

嗨!墾丁!拜!

///

今天是12月28日,要離開墾丁,正式繞過台灣的最南端,開始在東部的土地上向北進發,換言之,旅程已完成一半了。如無意外,今天應該會到達台東大武鄉,距離約100公里。

阿華向飯店員工查詢一下今天的天氣,員工記得我們是騎士,竟交出一張附有詳細溫度濕度日照風向風速的天氣報告,感恩感恩。

///

::: 我在墾丁天氣晴

九時許,一步出飯店就卻步了,一望無際的天空和大海,都是最理想的藍色,水清得可以看到礁石,度假勝地的景色裡,度假的人卻消失了,空得只有天和地,彷彿可以吸到百里之外的空氣,多麼想坐下來,隨便沙灘一隅,放半天假,看看石頭看看浪,看看日落。

而現實是必須趕路,只好邊騎邊拍下來。

::: 我願意在這裡停泊

::: 唯有貪婪地收眼底

::: 深色石頭配白色海浪

::: 百看不厭的耶穌光

///
///
半個小時後騎到了鵝鑾鼻,台灣的最南端,可以對自己說,走完半個島了,時針劃了半圈,只剩下不足半個旅程了。12天過去,有進步嗎?

::: 指針直指向南

::: 國境之南

在海角上又遇貴人,大叔一家駕車出遊,看到我們的行裝,八卦一下行程,我們也趁機問一下路。原本的打算是盡量走海線,一來愛海,二來這樣才算名符其實的環島,但計劃中一條北上的沿海路其實不通,在地圖上看來也是中斷的,幸好有大叔指點迷津。

而在討論路線的過程中,阿華的車子倒下了,拍在我的大盤上,崩了一大角,「入你數!」

::: 交由兩位專業人士討論

::: 地圖都亮出來了

::: 白色燈塔

///
///

過了鵝鑾鼻這個髮夾彎,終於北上。從低地的墾丁出發,沿著海邊的公路前進,早有心理準備要爬坡,也不陡,上上落落,而且風和日麗,景色攝人,有一種渡假的感覺,只是,只是明明在下坡,為甚麼車子完全不動,而且慢慢向路中心飄去?

是逆風,是偉大的逆側風。

這個時節的沿海路上,滿是太平洋上吹來的烈風,強烈的落山風帶動沙子,瘋狂向內陸襲來,因此出現了一種漫天飛沙的自然現象,叫「風吹沙」,從借廁所處捎來的小冊子,說明農民甚至要種植防風林,防止農地風化或沙漠化。我無幸看到風吹沙,但我確實感受到了,小腿像被我愛羅攻擊一般,沙子橫向在皮膚上切割。而車子似乎因為安裝了馬鞍袋,擋住了輪子的空罅,完全承受住側風,好幾次都被吹到了路中心,明明在下坡,車子卻緩慢得誇張,第一次有下坡踩腳踏卻想哭的感覺。

::: 太平洋

騎到小丘上,看到太平洋,老實說,我被攝住了,「這就是太平洋嗎?」也許是天清,也許是看得到曲的海平線,也許是水很藍,也許是浪很白,也許是風很大,我看到了此生看過最大的海,它確實地覆蓋在這個大圓球上,我可以很容易想像那邊,那遠處的雲突然變黑,會有個風暴,旋即消散,海大概也不在乎,因為水很深,深得你放任何事情,都會沉下去,而不見底。太平洋這個名字,在我的眼前,在我的認識裡,變得偉大起來。

///

::: 實況是風在做蛋卷

::: 風很大,景色很好

::: 阿華可以弄個管弦樂團了

::: 無敵藍綠的大海

::: 擺好單車準備影靚相

::: 咪仆囉又

::: 特區護照用

::: BNO用

::: 很想走的一道詩意的橋

::: wingb! CHOPPER ALERT!!

::: 來玩沙漠吉普車的人

::: 大轆的人

///

路走到下午三時多,天色忽變,陰暗了許多,我們就走在海的旁邊,風沒有停過,幾乎可以嚐到拍打上岸的浪花。不出所料,不久就下雨了,趕緊換上防水褸,繼續上路。

::: 我很快或風很大

::: 來路已烏雲蓋頂

::: 最近海的一段路

::: 奧茲你又先來一步了

::: 他沒有哦

::: 風雨裡也要帥

::: 整裝待發

::: 它畫了幾百萬張畫

///

當然,一如以往,一開始趕路就沒有照片了,哈哈。

今天的主菜終於上檯──「壽峠」,每個環島遊記都幾乎會提到的名字。作為一座山它沒甚麼特別,特別在它剛剛好卡在環島的路線上,只要你走199線,你就會卡到它,然後你就必需在20公里的距離內,爬350米的坡,然後你就可以大叫一聲:「卡到壽!」

我們還痴心妄想的想繞過它,還以為自己繞過了,以為面前只是另一座小丘,上坡時天還微亮,想趕緊在天黑前下坡,但上呀上,上呀上,怎麼天黑全了還一直繼續上,滿以後轉過彎後就是晴天,沒想到十個彎都過了,路還是默默殘忍的向上,腳都快踏斷了酸斃了,還在繼續上坡。此時我終於察覺:「是卡到了嗎?」阿華說:不知道。對,知道又怎樣,還不是一樣繼續踏,繼續前進。

幾經辛苦終於到達山頂,接下來下坡的路,一蹓就是10公里,途中到了很多騎士必訪的壽卡鐵馬驛站,只是天已黑,我甚至沒瞥一眼,阿華卻很興奮。

華:「就是這裡了,要在這裡留言!」
我:「在那個路牌上嗎?嘩!好多留言,可是要用甚麼筆?」
我身上只有PILOT G2。
華:「我早準備好MARKER。」
我:「勁!」

於是就輪流站上欲墜的箱子,在熒光黃的路牌上,亂塗。

::: 看似精神其實疲憊不堪

::: 不經大腦的寫作

我寫的是:
「gaSnake,
乜春山,咁Q高?
28/12/2009
唔駛撈」

阿華寫的是:
「Ryan C.
我要很酷地跌倒!!
5/5/2094」

遺憾的是他再沒有跌倒了。

///

時間已是六時半,根據地圖,接下來只要沿南迴公路台九線,一直蹓下坡就會到大武鄉,要享受黑夜飆車了嗎?

想得美。

往大武鄉的這段下山路彎多且窄,基本上是沒有慢車道讓單車走的,只好惶恐守在路旁,而大卡車又出現了,是司機回家吃飯的時間嗎?後方跟前方不時出現令人目盲的車燈,我們的車燈在他們眼中怕如螢火,恐有萬一,唯有騎騎停停,停停騎騎。更要命的是,我很睏……情況就跟第二天到新竹一樣,睏得可以隨時睡著,但往新竹路上有燈位可以打盹,而現在卻在下山,也好,不需用力踏,只要及時拉煞車就行了,於是,就在半夢半醒間,我滑完了壽峠的大滑梯。

事後把阿華嚇了一跳。
///

天黑黑,路邊忽然出現明亮的房子,是大武派出所還是尚武派出所呢?總之是對騎士極友善的地方,不止我們,很多司機也靠在這裡休息一下,看來黑夜繁忙的山道真讓人有點累。我們進去亂哈啦,順便補充水份,警察先生看到兩個風塵僕僕的小子,有點看傻眼了,知道我們在黑夜裡亂騎,有點不太放心,忘了是誰發起的,竟然談起了今晚在派出所過夜。

警察先生苦思了一會,一臉無奈的說:「抱歉呀,我是很想你們留下來,可是這裡有鎗房,不能讓人過夜,不然我真的可以讓你們睡一晚呀,我不是不想幫你們呀,只是真的不可以,對不起喇,真是不好意思,啊。」然後還大大力的拍了我肩頭,叮囑我們要小心上路。明明是我們麻煩他們,他們幫不上卻好像要自責不應該,台灣的好人又來了,我只能連聲感謝,說沒問題沒問題。雖然還要繼續找今晚的一宿,但心情瞬間無比愉悅起來。

::: 大武分局關心您

///

警局、寺廟、學校,是環島人士的三大免費棲身地,前面就是大武了,阿華提議找間學校過一晚,我一開始是反對的,因為擔心盥洗晾衣不方便,如果很麻煩的話又會耽誤到睡覺和起程的時間,那倒不如找間方便的旅館。但阿華說:「如果不睡學校那太浪費睡袋吧。」對啊!我那個壯碩的睡袋一直在尾架,害我沒有地方放背包,又擔心它會濕掉,不用一下太對不起自己。

最終找到了尚武國小,那裡的管理員答應讓我們住在會議室,叫兩位青年安排一下。

兩位青年都暫時住在尚武國小,一位的原因我忘了,另一位應該在服兵役,在做甚麼服務,他們有自己的房間,所以會議室就全是我們的了,會議室裡有一大張U型會議桌、電視機,還有沙發。胡亂吃過晚餐後,開始一天最忙碌的盥洗程序,幸運地,在教員宿舍外面找到了一台洗衣機,希望不要吵到正在休息的老師,再走一段路,在大大的浴室裡把自己洗乾淨後,把衣物都晾好,就趕緊入眠。阿華睡在桌上,我睡在沙發上,也是我第一次睡在睡袋裡。

///
晚安了,感謝包容我們的台灣。

///
///
///
///
///
///
///
///

*尚武國小 – 台東縣大武鄉學府路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