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遊戲

by gaSnake

 

這樣想吧,我們在玩一場狼人遊戲。

 

狼人誰都可以當,不是狼的當上了也就是狼人,
而現在是一隻精明的好狠狼當上了狼人。

你知道狼人是誰,大部份村民卻不知道,或漠不關心。
這班村民有些很愚蠢,有些很被動,有些甚至幫倒忙,
也不像你從各大戰報中讀到,對這個遊戲系統了然於胸的精明村民,
那些堪稱模範的村民。
遊戲的大部份時間,你都在市集間奔走相告,
奮不顧身的揭露狼人的惡行,
疲於奔命地說服其他村民,
我也試過,
那可以是種很自虐和令人沮喪的行為,
而最後,往往換來
別有用心或徒勞無功的指控。

遑論遊戲中還有狂人,與狼人站在同一邊的利益集團。
688萬位玩家裡狂人和村民分配的比例無人知曉,
你知道有些實在很笨的,
他們自己也不知道。
有時候村民的表現如此出色,
你甚至質疑有688萬位狂人在和你對著幹,
那麼盡忠,那麼不可動搖,
即便他們也是狼人手中可消耗的棄子。

但你還是挺身而出了,
你大義凜然的指著狼人的鼻子,
撕破他的假面,
面對猜疑,你甚至還撂下狠話:
「吾身可死,恭請狼人陪葬。」
然後求仁得仁。

你很想追求一個好結局,
但孔子說:
「人生本來有很多事情就是徒勞無功的。」
沈佳宜也說:
「知其不可而為之。」

 

你不都是這樣的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