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拾貮

by gaSnake

 

在高雄仁的家醒來的早上。

 

床鋪很好睡,但還是要早點起來,因為今天有90多公里要趕,目的地:墾丁。

醒來後發現,大部份人都已經起床開始生活了。又例行的打包行李,收拾衣物,希望七時就可以出發。因為太早出發,所以早打定輸數,不可以跟客棧的各位吃早餐,這一晚留宿,跟大家也沒甚麼交流,有點遺憾。沒想到快要離開時,鐵仁推開紅色大門回來了,本來他與和惠小姐還在晨跑,但為了我們,特地早點趕回來煮早餐,有沒有這麼好人?!

 

早晨桌上,有:鐵仁/雪倫/和惠小姐/JOY/阿華/我

雪倫是很活潑的女生,看到她就覺得很陽光開朗,早在高雄仁的家的網頁上,就常常看到她的身影,但見到面,總是不好意思問她是誰,不過兩年前和鐵仁結婚了,可以光明正大大談特談哈哈哈……雪倫會主動和你聊天,問我是否小隊員的就是她,也稱讚我國語好到聽不出來是香港人,但我回一句「真的嗎?」,她就說露出馬腳了,是尾音的問題!幸福婚照請看這兒

和惠小姐(かずえさん)是位日本人,她也是鐵人比賽的選手,而且鐵仁告訴我們,她在台灣辦的比賽常常都是前幾名的,非常厲害。和惠小姐也能說國語和英語,互相補充,所以有她在的時候就變成了國語日語英語大混戰,非常有趣!我們談起前幾天看到的新聞,有個小偷偷了架淑女車,警察看到一個男人騎淑女車覺得怪怪的,盤問過後就成功逮捕了,和惠小姐就教了我們淑女車的日文叫ママチャり(MAMACHARI)。

JOY是台灣女生,這次到高雄仁的家好像是要準備公務員考試(還是升學?我忘記了,抱歉!),總之是個開朗健談的女生,雖然年紀跟我們差不多,但我記得學歷好像滿高的(一定比我倆高……)。

 

這個家也奉行盧廣仲流的教誨,早餐好豐盛,煎蛋的汁流的一手都是了。鐵仁把我們昨天帶來的咖啡開了一起喝,自己喝下帶來的伴手禮還真是不好意思,所以就當起大水壼負責沖咖啡。我唯一的沖咖啡經驗來自電視節目……所以當然是亂來的(對不起咖啡豆農夫和咖啡店……),大家卻都很捧場,人真好!飯後還有一大盤水果,完美得無以復加。

::: 重點是院子裡的廚房

::: 重點是餐桌

::: 重點是人性

::: 豐盛的水果

::: 漂亮又溫暖的家

::: 一定要再來

在歡樂的合照,在研究阿華的蜘蛛腳架,在我一邊收拾細軟一邊嚷嚷我好想留下來,在匆忙寫下留言的過後,終於還是要推開紅色大門,離開這個家,臨行前阿華說:「來個擁抱吧!」得到了大家的擁抱後,充滿能量的上路,卻不知道已把甚麼遺留在這個家了。

 

 

南台灣的太陽很熱情,三十分鐘後吧,我記得差不多是三十分鐘,我爆胎了。

::: 旁邊是好心腸的大叔

爆胎這回事講究緣份,路邊零碎的沙石枝鐵多的是,但阿華就是先過去了,而我就是爆了,人生就像牛頭王一樣。汲取上次的教訓,這次換胎比較上手,但在烈日下沙塵滾滾的路段上換胎,把行李卸下又裝上,還是有點狼狽,而且整條胎摸遍了,也找不到爆胎的兇手,又擔心會把新的沙石裝進外胎,難為旁邊的工人大叔關心問候我們,最後是憂心忡忡的上路。

三十分鐘吧,差不多三十分鐘後,又爆。

阿華一貫的領先,我在一個右轉路口繼續向前走,想不到左邊的汽車轉進來了,我和單車就被夾到車子與石壆中間,多虧了塞滿雜物的馬鞍袋,不然就可以去高雄仁的家頤養天年了。稍為檢查,沒有受傷,正想繼續走,「爆胎疑心病」又發,一掐,果然中招。

三十分鐘內連環爆發,難免令人猜想兇手是否那永遠的唯一的刺,我牽著一車子的不安,找到空地,把胎換好了,但謎仍是個謎,而心情已受創。

 

::: 夏威夷

記憶裡常駐的是南台灣的沿海公路,不斷踏,不斷騎,路還是很長,看不到盡頭。路旁卻都有豬腳飯的牌子,「好想吃啊!!!」我大叫,可是應該沒有時間了。漫漫長,阿華的車子也出了點問題,走走修修,停停走走,只有右邊是不變的海洋。

::: 好想這樣

::: 一個歇腳的地方

::: 順便又修車

::: 順便耍帥

::: 其實是輪流泵氣

::: 而景色很美

::: 1大泵等於50小泵的金科玉律/附送笑點

 

這裡是台灣西南的海岸線,起起伏伏,地圖上看起來那麼小一點,為甚麼足夠我們騎半輩子?我感覺到自己正以pixel的速率點出台灣的周界,噢,這就是環島了。騎到高處,發現太陽和海面的距離無聲息的縮短,我們也開始豁達了,「找個地方看日落吧。」阿華說。

我們在台灣的西岸,最適合看日落的地方,以往幾日都沒有靠海,今天海卻在眼前,不,就在跟前了。阿華指了指地圖,一個突出來的鼻頭,「就在那裡看日落,180°無遮無掩!」理想的建議,但現實裡有我,我不濟的體力,和意志,始終無法跑贏太陽下降的速度,只好隨遇而安的,選了一條通往大海的小徑,經過小屋,直到被狗吠,直到不能再騎,直到要推車,我們到了海邊。

浪拍岸不停,我站在石頭上,不懂坐下,呆看著夕陽,夕陽前的這個,就是我嗎?於是,在這裡。

 

::: 這家人每天都看到這一幕

::: 大哥你第幾次看夕陽?

::: 大哥與小白合照

::: 深呼吸浪濤

::: 尋找他鄉的阿華

::: 呆子望海圖

::: 沉下來了

::: 最後一眼

不徐不疾的,太陽沉下來了,早在碰到水平線前,就被厚厚的雲融掉了,阿華有點遺憾。紅色剎那從天地間抽走,剩下藍色,顯得有點涼。我們對大海撒了一泡尿,趕快逃走,大狗卻吠的更兇,主人也快按不住,現在想來,是因為那泡意義重大的尿嗎?

::: 歡迎下次光臨

::: 巨人啃過的雞腿骨

 

然後就是在黑夜中飛馳,時間失焦到一定程度就無所謂了,總之最後,到了墾丁大街的大尖山飯店。

因為有訂房,所以飯店的人還擔心我們是否出事了,人在異地還佔了別人心中的掛牽,實在不負責任地窩心。窮酸的我們住的當然是十人團體套房的床位,但幸運的是今天房間都沒人,於是兩個人就成了山寨王,把單車衣物隨處放,通風嘛。

安頓過後,在墾丁大街覓食,那就是一條夜市,旅遊業化的風景裡,越不商業的越發越得有趣,和美味,最後以一杯甜飲作結。

::: 飲料店裡小小的生態

::: 請猜猜我在做甚麼

整天其實都不舒服,因為指甲長長了,特別是腳指甲,也是為甚麼我一定要提醒環島的朋友帶指甲鉗的原因。那時的我怎麼辦?阿華說:「用砂紙吧!拿去!」

有用嗎?

 

當然沒屁用呀!我又不是彭XX。

 

睡前忽然發現,有一件T恤不見了。
上面有一個男孩騎著單車往月亮,單車的籃子裡載的,沒錯,就是異形。
於是發了個電郵給鐵仁,看看有沒有遺留在他家。

 


 


 


 


 


 

*墾丁大尖山飯店 – 屏東縣恆春鎮墾丁路302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