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拾

by gaSnake

 
該怎麼證明自己環島過。
 
我記住的只是一些點,有時將點按壓成面,牽扯一城市的事,總將面妄想成立體,穿鑿一民族的人。

點與點錯落在小島上,該由環島的線穿起,線該最長,每天的大部份事時間都飛梭在線上,而我卻都忘了。

我可以在地圖上再連出那些線,說我曾由這到那,而那卻只是物理的距離,我不能證明我的腳踏擁有了它們。 如果有先進的GPS和毛筆,那高低起伏東南西北應該繞成了一個形狀獨特的立體的圈,在停留最久的地方,會有一圈一圈立體的墨漬,歲月如梭,墨漬原來卻不依從時間的慣性。我一向認為,記住路邊的一顆小石頭,比記住某個帳號和密碼來得重要,一段路,和一次意外同樣不重要,但我的生理結構卻不完全依我所願。

我想,我在寫小說。

今天的目的地是台南,你看右邊!到了,晚安。
 
 

-完-

 
 
 
 
 
 
 
早起的天有點陰,今天要到台南市,路不遠,70公里就到了。
 
::: 天陰陰

自從上合歡山前吞了大量煎炸食品當早餐而痛苦三天後,早餐都戒絕油膩,蛋餅甚麼的都避開,那甚麼才可以滿足早上的獸慾呢?在餐牌前想了很久,「巧克力厚片」好像不錯,糖份高,人開心,碳水化合物,專家都讚好,而且與盧廣仲有關,就是它,變成了每天的首選主菜。阿華問一塊厚片跟兩塊吐司有甚麼分別,為甚麼比較貴,我想是氣勢。
 
 
九時許便出發,右手邊往往是一望無際的農田,但應該都在休息。

::: 沼澤

::: 農田

 
 
進展不錯,十一時左右在路邊小歇。

::: 像整齊地用手剝淨後的粟米

::: 終於吃到了茶葉蛋的守望者

::: 一整張

::: 梯形

::: 勉力放晴

::: 敲碎了天上的糖霜玻璃

無聊間玩起換車的遊戲,我習慣不了小摺的飄,阿華則說像騎爸爸的車一樣。
 
 
 
午後放晴。

::: 富饒大地

::: 撕成了棉花糖

 
 
沿路無阻,竟然五時就到了台南,阿華感動得快要哭了。

雖然出發前已看中不少平價飯店,但阿華本著一Cheap還有一Cheap Cheap的精神,繼續搜索,上房,道謝,離開。其中不乏精美俗氣適合開房的旅館,但可能時近黃昏,整幢大廈透著柯南曾到訪的氣息,於是我們沒理由的離開了。最後落腳在東亞樓大飯店,老式,光明,坦蕩蕩,好!

趁還未餓,就在台南市裡到處逛。 在路邊逛到了一座廟,阿華說進去求個籤吧,我求到了上吉,籤文忘了,反正有一點中文根底,也不勞煩廟祝了,阿華的也不錯,但好像有一點隱憂。廟裡眾神林立,媽祖有自己的地盤,關老爺也有自己一隅,心安理得,悉隨專便。廟後有個小花園,花園裡有座亭,亭裡有兩個傻佬,傻佬身後有個舍利子爐?

::: 給wingb的禮物

::: 直走還是轉彎

離開廟宇後繼續在台南市到處飄浮,阿華突然發現指南針不見了,我想這就是在商場迷路卻找不到詢問處吧。回想又回想,轉彎又轉彎,最後發現它靜靜地躺在亭裡的石檯上。

::: 沒有包袱在台南市穿插

 
 
夜了,要食飯,阿華隨便指了間「張家涼麵」。

「為甚麼?」
「因為姓張。」此人也姓張。
「也太隨便咦還蠻好吃的!」

我忘記了我吃甚麼(還是其實留肚甚麼也沒有點),他點的是張家涼麵,簡單的麻油、小黃瓜、蒜蓉和醬汁,我蠻喜歡這種稠鹹清爽紮實的麵食,吃過就變得瀟洒乾脆,但香港卻沒有這種可以隨便踢拖鞋到樓下,又有點飽肚的小吃(或者是現在沒有吧),而且不用港幣十元,我已經進入了台灣南方的便宜美食天堂嗎?

未吃飽,繼續吃,這次瞥到了街角一間度小月。 度小月度小月,好像以前就聽說過,應該滿有名的,就慫恿阿華坐下來。價格在同類中算是稍貴,點菜後(還不就一碗擔仔麵)我也不禁懷疑一碗麵可以有多好吃,但麵還未上桌就看到廚房一鍋很誇張的肉燥,旁邊黏著的好像是乾掉的肉,已經結焦成一面像抽象雕塑的牆,罩住了小半個鍋,看來是來到老店了。雖然不知道為甚麼腦裡想著的總是杜月笙,但肉燥麵真的超級好吃,是很簡單的鹹味帶著鮮味,如果有錢的話,本少爺可以無限的吃下去

隨處盪,看到了國立台灣文學館,天呀,是香港沒有的東西,馬上丟下阿華走進去。
時間關係,驚鴻一瞥,也忘了展題是甚麼,只記得不光有文字的東西,很想再打攪個半天,可惜自己的腿不夠快。

仍未飽,我們在南公方園的門口問到了南公方園在哪,對,是South Park。

::: 碌葛

南方公園是鬧市裡的一隅,週末會有簽唱會,而且是附近醫院的散步地,裡面有約二十間食物攤檔和食肆,是一個露天的Food Court。在隨身攜帶的eatTaiwan.doc裡就有一間米粿在這裡,你可以把米粿想像成類似生煎包的東西,但外面包的卻是厚厚的粉果皮,而且是煎香的,再淋上醬油膏,很紮實,而且因為阿華不肯和我share,所以太飽肚。

但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我再挑戰奄列。中招,又是那種薄薄的只淋上醬汁沒有內餡(涵)的空氣食物,我想念的是兒時在倫敦街頭捧著塞滿芝士和磨菇怎吃也吃不完的厚奄列。

但我的字典裡沒有學乖,我再挑戰炸芝士。擦膠,而且沒有香精味,還是台灣人吃芝士都吃的很淡?

肚子飽了精神未飽,還想點飲品,但走著走著還是省下來了。

好吧,事後方知,沒有吃烏賊燒,沒有吃豆花,沒有吃蝦,只吃了一些瞎。

::: 超有型的蛋糕

 
 
回程時,阿華建議買一些手信,帶給明天要打攪的背包客棧(我們在第一集已強迫他們代收聖誕卡),我頓時十分感動,感動不在旅程中比我還守財的阿華要花錢在他人身上,而在於:環島騎士的背包容量可是十分珍貴的!騰出空間為禮物額外負重,和割肉餵鷹沒兩樣,而且割了肉還比較輕。

想了很久,決定買最輕的咖啡。

咖啡店不用找的而是用聞的,咖啡香引領我們到了昏暗處小店,推動叮噹門鈴,裡頭更香。兩個完全不懂咖啡的男子在亂談,引來店主的關切。

「有人介紹你們來的嗎?」
「沒有呀,聞到香味來的。這個咖啡還有賣嗎?」支持八八水災的咖啡。
「這個賣完了。」

最後在店主的建議下買了幾包咖啡。

「你拿還是我拿?」
「當然是你呀。」我從不搶善行。
 
 
 
 
 
 
 
 
 
 
*東亞樓大飯店 – 台南市中山路100號(民族路口)
*度小月 – 台南市中正路16號
*國立台灣文學館 – 台南市中西區中正路1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