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玖

by gaSnake

「免費的紅茶
豐盛的三文治、奶茶、咖啡
有陽光音樂的玻璃外
連2個客人也是從宮騎峻動畫裡走出來的
露台曬衣場撲鼻的陽光香
這樣的早晨
屬於DEPAPEPE的
《櫻風》」
 
 
一覺醒來

<07:25的畫面>

白雲斑爛,遠山依稀,陽光成就了婆娑樹影,從縫罅裡我看到了發光的蝴蝶。

<雖然窗邊是一條乾屍>

<敬藍天白雲一杯>

<趁早起>

<今天天空也很開朗>

梳洗後就到樓下吃早餐,趁老闆在吧枱準備食物跟咖啡,到處看一下。

<回去森林吧,不要再迷路了>

<天妒英才>

<沒有和它好好交流>

我偷偷的用餐廳的電腦上網,查一下我們究竟讓老闆虧了多少。
「喂阿華,原價$1600啊!」
或許有人會想這不是甚麼大錢,但萍水相逢,卻不是個個願意送別人一份情。

早餐上桌了,是豐盛的三文治。
 
<樂壞了旳小朋友>

咖啡奶茶,不記得各自選了甚麼,但阿華聽到我說「好得」後開始垂涎,細心的小哥也看見了。
「要再來一杯嗎?」
「哈……要。」阿華好誠實的表情。
「咖啡還是奶茶?」厲害。

享受完就到頂樓收衣服,有脫水洗衣機的夜晚真美妙,再有陽台和陽光就更有美妙的早上,原來陽光曬過的衣物真的會有「陽光香」,收衣服也是樂趣。

<傳說中的護豬寶>

<頂樓的好風光>

臨走時老闆和小哥送到門口,還說夏天他們會在外面燒烤,叫我要一起來,我口快的說了好。

<謝謝老闆和小哥的照顧>

 
 
 
今天的目的地是嘉義,出發前,老闆和小哥建議我們去看看附近的集集火車站。

<集集火車站>

<為永遠不會出現的動畫取材0001>

<為永遠不會出現的動畫取材0002>

<為永遠不會出現的動畫取材0003>

<為永遠不會出現的動畫取材0004>

<為永遠不會出現的動畫取材0005>

<為永遠不會出現的動畫取材0006>

<人設0001>

<為永遠不會出現的動畫取材0007>

<是少年和坦克車的故事, 講述少年不小心把手機丟進了…>

<紅和藍>

<遠山電塔防風林>


 
 
途經雲林縣斗六市,阿華又要辦電話卡,我在銀行總行一樣大的店外,悠閒的補寫第一天的遊記,寫得興起,又想他弄久一點,卻又想快點出發,胡思亂想之際,他出現了,一臉衰相。

「她說沒有。」
「哈?」不就是個電話卡?
「反正她說了一大堆話,就是買不到。」
阿華的普通話雖然不太好,但應該也沒有瞎到這個地步,我有點氣沖沖的叫他一起進去理論。

「我們想買電話的儲值卡。」
「我們沒有這個東西呀。」
「怎麼會沒有?就是這個呀。」我拆開了手機,拿出了在機場買的儲值卡。
「讓我看看。」不是你們公司的產品嗎?
「有嗎?」
「啊,是有。」啊你的大頭鬼。

原來在機場買電話卡較方便(當初機場的櫃台小姐也曾告誡),否則可能需要身份證明,而且需時較久,我們把身份證押了在租車瘋,幸好還有護照。

「她應該是我們在台灣所見的第一個衰人。」我不高興,還在當下記住了她的名字,現在看筆記簿裡也有她的名字。
「她應該很適合在香港工作。」哈哈哈,又毒又中肯。
「等等,阿華。」
「?」
「我爆胎了。」果然心生怨毒就有報應。

只是把車從行人路牽到馬路上,人也還未跨上去,就這麼在台灣第一次爆胎,真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把軟趴趴的車牽到路邊空地,就開始大馬金刀的修起車來。
「那你在這邊修,我先去醫院拆線。」對,請記得他的傷口。
「等一等,讓我想一想有沒有忘記步驟,先是這樣這樣…然後那樣那樣…總之這樣這樣這樣就行了吧?」
「對,那我們在醫院會合吧。」
「醫院是直走左轉?」
「係呀,一陣見啦。」瀟灑的飄走了。
 
 
換內胎還蠻好玩的,雖然手都黑了,步驟也錯了幾次,但反正它不會爆炸,始終也會試出來。就在我玩個不亦樂乎時,有個女子走了過來。

「你好,你是香港來的嗎?」
「對呀,我和朋友來環島的。」
「是嘛,我剛才就看到你的朋友騎過去,說了一句好像不是國語的話。」
「對呀,他先去拆線和洗傷口。」

在斗六登場的14號甘心人Jean是做證券的,她趁午間挪出了一點時間到銀行辦事,就遇上了兩個香港人。雖然斯斯文文的,她也是環島過的騎士,而且應該比這兩個香港人更厲害。這個下午,她就這麼站在街頭,和一個坐在地上,滿手髒黑的香港人聊了起來,聊一聊阿華的傷口,聊一聊環島的事,聊一聊修車的事,聊一聊斗六前幾天應該還有歌手來演唱但香港人錯過了,聊一聊前面的嘉義應該沒有甚麼聖誕氣氛。

「可以交換一下MSN嗎?」
「當然可以呀!」榮幸之至。
「這是我的電話,雖然我在斗六,不過如果真的有甚麼事就打給我吧,看看我可不可以幫忙。」
「好呀,謝謝你。」

Jean離開後,我又繼續修。修到Jean回程了。

「修好了嗎?」還買了麵包,真迅速。
「可以了,放回去就行…了…」但心虛。
「啊,那為甚麼它卡住了?」
「啊…應該是…不知道甚麼地方出問題了。」超蠢,內胎頂出來了。
「這個是給你們吃的。」她遞來了手上的麵包。
「甚麼?」然後是一番假推辭真歡喜的拿走了。

又來了。

這種小事對旅人來說可是最大事,我滿心興奮的去找阿華。
「怎麼這麼久?」
「修車修很久,喂,吃吧。」
「買的?」
「有人給的。」
「吓?」

台灣,只要在路邊修車就有麵包可以吃。

天佑台灣。

<給wingb的手信>

<看!是朋友!!!>

經過合歡山的大滑梯和日月潭到集集的下坡,煞車皮好像被磨滑了,於是在「朋友」附近找了一間單車舖換上了新的,老闆也順便替阿華諸多磨難的小摺檢查一下。下午4時,我們離開了斗六,前往嘉義的雞肉飯。
 
 
<五時半的田>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六時多就到了嘉義,可說是前所未有的創舉,而我腦裡只充塞著雞肉飯,進入嘉義市的路上,看到了一間大得很像超大型連鎖快餐廳的雞肉飯店,雖然有冷氣,但我被快餐店的氣氛嚇走了,堅持要去「噴水雞肉飯」。噴水雞肉飯不噴水,只是店前有一個噴水池圓環,像迴旋處那樣,不過當天水池的中間好像蓋起了甚麼燈飾,看不到噴水。

雞肉飯嘛,就是飯上面有一些雞肉,因為帶著好吃的心情吃,還不錯,很樸實。後來聽說這是遊客去的店,嘉義人自己卻另有推介。吃過飯後,依然以一人最多NTD$500的標準,隨便找了一間旅館,梳洗過後,準備加入嘉義的平安夜。
 
 
今晚是平安夜,嘉義也很平安,比起海峽對面此時此刻的香港,更是太平安了,街上沒人,沿途買了的髮蠟只有雨點知道,當然沒有燈飾,也沒有慶祝,我們問當地人今晚有沒有活動,他們絞盡腦汁,很為難的說:應該沒有聽說過。

阿華提議,至少喝點酒吧,走了很久才看到僅存的酒吧,不熱鬧的氣氛卻讓我們退開了。

「回去吧。」阿華說。
「好。」我有點禁不住為這個名符其實的平安夜發笑。

在嘉義市繞了一圈,經過有零星人群聚集的公園,只有統一黃色的燈光與他們慶祝,我們平安回到了飯店。

It’ s a silent night, holy silent night.
 
 
 
 
 
 
 
 
啊對了,Jean還會再登場的。
 
 
 
 
 
*遇到Jean的地方 – 雲林縣斗六市三民路一帶?
*噴水雞肉飯 – 嘉義縣嘉義市中山路噴水圓環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