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6000

by gaSnake

今天是二零一一年三月的第二天
香港政府宣佈向每位18歲以上的永久居民放發$6000現金。

前事提要:
一個多星期前,本年度財政預算案宣佈為每位市民的強積金戶口注資$6000,被各界強烈批評,「遠水不能救近火」、「倒錢落海」、「官商勾結」之聲此起彼落。一星期後,財政司司市曾俊華急忙補救,政策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順應民意,紓解民困……

 

椒絲腐乳西瓜

甚麼是紓解民困呢?或許要看一下是甚麼款式的「困」。
如果當初這筆款項是為了市民退休保障而花的,那現在派$6000當然就顯得不合理,因為花錢的目的不同了。就算被批評MPF根本不是一個有效的退休保障投資,這筆款項亦應花在其他退休項目上(全民退休保障計劃?)。

市民的意見是很直接的,你說要注資$6000到他的強積金戶口,他認為那個戶口根本沒賺頭,而且今個月的租金還未交,當然會說:「如果要派,你派落我個袋度實際啲喎。」(總不能要求市民呈交一個完善的退休保障計劃建議書吧?)再加上其他想拿$6000逞一時之消費慾、質疑官商勾結、反對預算案沒有長遠措施但看來$6000的子彈最有效等等等等的人,自然混合出一種最單調、模糊卻聽起來清晰的聲音──派錢。那其實不是一種需求,那是一種投訴。

政府及財政司曾俊華受到預算案不獲通過或遊行諸般壓力下,宣佈派錢。明顯款項的用途改變了,變成了甚麼?我也不知道,是紓困?

紓的是甚麼困?是一口氣。
被滿足了的是不滿,不是需要。

簡單來說,就是你扔出一個爛方案A,大家說,不是吧,你要A還不如要B?
然後你就說,好吧,那就B吧。

化為事例。
阿媽:「今晚食椒絲腐乳西瓜。」
家人:「唔係啩,你啲西瓜就咁食好過啦,椒乜絲腐乜乳呀?」
阿媽:「啊,好囉,咁今晚食西瓜。」
結果晚飯桌上全都是西瓜,但其實沒有甚麼人想吃西瓜(至少不想吃全瓜宴),而其實有人想吃椒絲腐乳通菜,有人想吃可樂雞翼,有人想吃乾淨的白飯,但全都沒有端上桌面,連討論也沒有放上來。錯哂。

無論是注資MPF,還是領$6000,還是用西瓜皮敷面,我們全是被動的。

 

窮奢侈

事情已成定局,大家怎麼看?

有人說派錢很好,因為可解燃眉之急。
有人說派錢也好吧,因為可以還學費貸款。
有人說派錢派得好,因為可以到日本旅遊。

有人說派錢不好,因為會令通脹升溫。
有人說派錢不好,因為大家都只會花在奢侈品上。
有人說派錢爛透了,因為大家會停止討論重要的民生議題。

可以的話,我倒希望社會上全部人都可以將錢花在奢侈品上,至少表示他沒有窮困得有糴米的困難。說起來,甚麼是奢侈呢?恐怕除了吃飯外,沒甚麼不是奢侈的。金融投資?某程度上這個最奢侈。一本書、一場演唱會、一次晚飯、一支花、一件玩具、一次出走,都可以,換一點快活,一點思考空間,稍稍從這個吃人的社會逃開去,喘息一下,誰又支撐得了不奢侈的生活了?

 

下次下次 下次大概可以

現實是,我倒可惜星期天的遊行人數如無意外會大減,不是說要對誰施壓,也不見得有甚麼具體的訴求會被落實,只是大家失去了一個學習機會。遊行集會有抱持各種不同意見的人,當然也有瞎起哄和貪蛇宴的人,在遊行中除了向抗爭對象表達意見外,我們同時向身邊的遊行人士學習,標語、口號、傳單和小冊子(有耐性的話),都可以了解社會不同階層和團體的苦處、要求和動機。把這些吸收好,下次討論公共政策時,就可以更文明一點,比單純吸收$6000更實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