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伍

by gaSnake

今天只要跑31公里
耶~!!
可是全是上坡

而且要上升1000多米
………
 
 
終於要上山了,雖然埔里離山頂只有60km,不過因為我們太菜,怕死在路上(山上旅店沒有沿路間間開),所以要分兩天上路,今天先爬到海拔2000 m的清境,Yuki說那裡有剪羊毛可以看。在出發前,先在民宿卸下部份行李 (回程再拿),然後在早餐店大吃特吃,三明治蛋餅吐司甚麼都來一點,想要儲備一點爬升的能量,殊不知已種下禍根……
 
 
沿小小的汽車路前進,景色又變,周圍除了山就是山,望上去,半山都被霧包圍了,遠山邈邈,我仿佛可以吸到一點仙氣……咦,那條掛在山上羊腸一般的,好像是我要走的路,我真的會憑2個輪上升到那裡嗎?
 
 
<山裡只容電線竿>

<這次他真的沒有>

<車子也擔心>

 
 
噢,NO,有狗,在猛吠。

阿華早把他學自《不去會死》的「被狗追應對大法」傳授於我,於是當路邊有幾隻狗對我們猛吠時,我很期待他加速後瞬間煞車燒掉狗的氣燄,可惜他還只是浪漫的理論派,看,還是被一隻狗追的理論派。當然,他走過後就到我了,正當我筋疲力盡氣喘如牛時,我使出「順其自然大法」,「怎麼樣,老子就是騎的這麼慢,你要咬就咬呀,吠個屁!」家庭主婦追小孩,警察追賊,都要喊一句「你別跑!」,然後孩子和賊人聽到了都要拚命跑,這樣才有勁兒追下去,要是孩子不跑,陳太就沒癮了。果然,狗都在吠,可是我比牠還慢,「唓!」牠想一想就掉頭了。
 
 
<放心不是走這邊>

<山和草>

<人止關>

初時還以為是甚麼「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意思,後來翻查才知道,好像是以前平地人和原住民的分界線,平地人不應跨過這裡,以免發生糾紛。
 
 
道路越來越窄,一邊是山壁,一邊是懸崖,有時候砂石車經過,兩條線上的汽車都要挪一挪位置才可通過,我們和汽車的距離越來越近,差不多是可以伸手化緣的距離,不過上山的車輛大都為了到清境遊覽,道路又窄,開的不快,所以不太危險,反而很多台灣甘心人搖下車窗,大聲吶喊加油打氣,給我們很強烈的精神食糧。有時候汽車堵車,整列車龍就看著你一架單車單人匹馬蹣跚前進,「帥哦!」於是一聲變成一萬聲,加油響號甚麼都來,腳多痠多累,總不成在他們面前停下來偷懶吧,何況我知道那個媽媽後座的弟弟一定在看著,想一天也自己騎車出走,妹妹也猜想為甚麼有車不坐要騎車,媽媽回答說「要靠自己努力」時,大腿啊,拜託你多拚一會兒。
 
 
打氣這回事,不限於上山,整個旅程沿途也收到了許多,食肆的老闆、街邊的小孩、紅綠燈前的機車大叔、同桌吃飯的大嬸、旅館的員工、卡車司機大哥、早餐店的店員、出遊的一家人、警察伯伯、超商的職員、同方向的騎士、反方向的騎士,只要看到你騎單車上路遊台灣(還不一定是環島),大都不吝嗇一句,甚或只是一個手勢、一個笑容、點頭、眼神,我都很珍重,未必是因為那個呼喊我就精神百倍了,而是我覺得好像自己真的在別人生命中出現了,哪怕只是一刹略過,也好過隱形般的穿越整個島嶼,私自的搜索完別人的寶藏後就憑空消失了。他們的動機也許很簡單,是佩服,是慰勞,是認同,是起哄,總之是溝通。我在香港又何曾對路邊的騎士揮個手?有沒有對陌生人多說一句?沒有,是因為我們這個城市很自由嗎?我們不干涉其他人的事務,不說一句不必要的話,而有時我想,冷漠比敵意更可怕。
 
 
從峭壁中生還,來到了Z字形的山道,終於知道上山沒甚麼捷徑,這已經算是最婉轉的方式了,連大直路也可以跟丟阿華的我,當然不會錯過這個Z字路。重重的上斜,每次過完一個坡往下看,都想讚自己不可思議,齒輪已差不多調到最小(再小就變健身單車了),腳費力的踏下去,可是單車緩緩的前進,我的堅忍急速消耗,守在路的右方,當面臨Z字形的內彎時,簡直要和斜坡說「喂你不要太過份啊」,我顧不得打氣集團的凝視,又推起車來。打給阿華,原來也沒有拋太遠,不行,太累了,索性在路旁水果攤地上一坐,就打盹10分鐘(老闆請看顧我不要被旅遊巴撞死或是掉下山崖也請報警)。
 
 
幾經辛苦跟上了阿華,來到了半山一個較大的市集,有餐廳,有手信店。我們隨便選了一間吃飯,價錢跟山勢一樣,升了幾個LEVEL,不過高麗菜的甜也同時升級,老闆的親切則一如往常。我喜歡台灣的食店,令顧客更像一個人:桌上一定有紙巾任抽,在香港則有類面油巾一張和$2一包的紙巾;叫飯麵都有蔬菜跟在旁,荷包不脹的不擔心每餐營養不良;所以我們也更寬心的請老闆替我們的水壺加油。
 
 
阿華的電話響個不停,不是老母便是朋友,不是朋友就是前女友,我旁觀得很不安,覺得很煩厭,我沒有辦法邊跟故鄉拖泥帶水邊旅行,斷絕聯絡對我來說很容易,可能因為故鄉跟我也不太熟。阿華說膝蓋啪了一聲,倒了在路上,我猜那應該是十字韌帶移位,以往也試過兩次,第一次我痛得叫了出來,而且肌肉久久未能回復力量,這樣還可以上山實在是不可思議。
 
 
 
我們來到了仁愛鄉,附近就是霧社。

出發前曾翻查資料,霧社是台灣原居民的住居地,當年為反抗壓迫及繼承傳統,曾發生死傷近千人的抗日流血事件,《海角七號》的導演魏德聖也打算拍一部以霧社事件作主題的《賽德克。巴萊》。「賽德克。巴萊」意指「追求尊嚴、獨立、自由,頂天立地的真正的人」(維基)。

我們沒有到紀念公園參觀,反而到了下面的仁愛國小看看,對,又是先看到阿華的小摺停在路邊,然後再看看他在哪。

<蔣介石…應該是吧>

<他忘不了前世是馬>

<霍洛霍洛的樓梯>

今次到台灣沒有認識原住民是一點可惜,我對他們的印象大概只來自《超級星光大道》和阿密特的《阿密特》,又令我想到日本的愛奴族(好吧其實是《通靈王》的霍洛霍洛),我相信他們都很美麗,因為他們知道大自然和自己都是一座寶庫。
 
 
路過清境農場。
 
 
時近黃昏……

Excel說:
今晚住「滑雪山莊」,明天就要越過合歡山的最高點武嶺再往大禹嶺走,因為那裡看日出最好。

實情說:
兩個蠢材根本沒查清楚地點,武嶺大禹嶺清境傻傻分不清楚,武嶺上的滑雪山莊尚在垂直1000米的山上。
 
 
住不了便宜的滑雪山莊,唯有認命,在附近各間山莊格價,因為再往前走就沒有旅館了,要趕緊定下來。

我大膽的走進了一間很漂亮的旅店試價。糟,木地板,我的鞋子顯得更髒了;咦,無敵開揚風景,該是阿華不會答應的價錢吧。就在櫃台,遇上了甘心人7號老闆阿塗嫂,雖然比我們平日的預算「一人$NTD500」貴了差不多兩倍,不過以這邊來說怕是很實惠的價錢了(而且包晚餐早餐)。先檢查房間吧,小腿差點負荷不了到房間的十數級樓梯,打開房門一看,嘩!立刻蹦蹦跳的去找阿華,阿華格價輸了。回到旅店,阿塗嫂說剛才的房間不行,有人要了,於是……再減價!立刻蹦蹦跳的上房。在櫃台跟阿塗嫂談談環島的事,她說她也接待過不少騎士,問我們會否寫Blog,有的話一定要讓她看,「我有MSN啊!」很潮的阿塗嫂說,一邊展示她櫃台上的電腦熒幕,也是一邊MSN一邊工作。突然阿華指著熒幕說:「我也有加這個人啊。」不是這麼爛吧,價錢都談好了還耍花招?真的是一位曾到台灣旅遊的朋友,也跟阿塗嫂做了網友。天下,其實不太大。

這間是嶺仙花園渡假山莊,莊前一條馬路之隔,就是180度磅薄的台灣中央山脈景色,可以閒坐在陽台茶座看個飽。為甚麼要這樣介紹呢?因為我在第2段吃的早餐發作了,甚麼也享受不了,照片也沒拍,請自己到網站上看。

<觀景台@網站>

從午後上山,肚子就開始隱隱作痛,我大部份時間裝作不理,不過乳酸+肚痛在你上坡時真的比7個林瑞麟一起播音更煩人。一安頓下來,坐到床上,一口真氣散了,肚痛正式襲來。「XYZ的我身在仙境裡有雲有山一個搞不好還有雪,加上難得有一餐正式的晚餐你給我來個肚痛!」我在廁所耽擱得自助餐晚飯也涼了,胡亂吃了點,有進不能出,和阿華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就回到房間,必要的都弄好了就去睡了,唉,床好舒服。
 
 
 
 
 
現在回想,其實向阿塗嫂求救就好了。

心酸提示:在高山的旅店吃(晚)飯請趁熱,因為溫度關係,菜涼得很快,不然肚痛吃打冷……
 
 
 
 
 
 
 
 
*嶺仙花園渡假山莊 – 南投縣546仁愛鄉大同村仁和路217號
*嶺仙花園渡假山莊 – 南投縣546仁愛鄉大同村仁和路217號
*有2個網址,各有各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