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肆

by gaSnake

「買了吧。」阿華說。(請自行提要上回)

地図GET~!!
 
 

就這樣,在第四天我們終於有了地圖──《環島地圖》(周宇廷/大輿出版社),除了有更細部的地圖,最重要的是有坡度;在Google Map上雖然可以量到大概的距離,不過上坡跟下坡根本是兩回事,有了坡度圖就可以……更有心理準備了……阿華翻查台北到新竹的一段路,根本是不斷的上坡,雖然不是登山的斜率,不過我個人最怕這種跟地心吸力沒完沒了的對抗。
  
今天的目的地是埔里鎮,Excel說距離是57公厘,踩個3.8小時就到了(才怪)。
熟悉台灣地理的人會問:啊不是要沿著海岸線走嗎,怎麼向內跑了?
埔里鎮差不多就在台灣島嶼的正中間,是我們登上合歡山(好色情的名字)的中途站,沒錯,我們要騎單車登山。原本要到阿里山,不過風災過後好像還沒有復完,就留待下次好了。
 
  
<how poetic>

<阿華的蛋>

阿華經過超商不時都會買一隻茶葉蛋,掛在把手上留待補給用,不過下場多半是不知跌在哪邊的路上,而且屢敗屢試,屢試不爽,台灣的狗隻快拜謝他。
 
 
離開台中市,景色都變了,漸漸的路旁都是田野,房子越來越矮,疏疏落落,世界好像變得比較大方,公路的上坡好像也變得沒那麼嚇人,「不能一直逃避上坡吧,終究還是要試著克服它。」我在體能上是一個很容易屈服的人,從以前中學體育課繞著學校跑圈開始,我便知道,在心裡怎麼喊「加油」、「快到了」還是「你每次都這麼弱」、「這個也辦不到你去死好了」都沒有用,當氣息越來越重,我的腳還是會漸漸慢下來,直至跑步變成走路,休息夠了,才會再跑,而且每次休息過後,跑步的時間會越來越短,反反覆覆,直至回到無所謂的終點。「你在台灣的土地上也要這樣嗎?」乳酸還是無情的襲來,先溫柔的勸你休息一下,啊,耍倔強嗎?拖也要把你從單車上拖下來。

跑步的人說,當越過疲勞後,身體就會暢快起來,是真的嗎?原來,與其說是咬緊牙關的力拼,不如說是沉著應戰的堅持。當身體勞累到一定程度後,萬物都不重要了,「自己」的顏色變得很濃,精神變得很敏感,身體變得很沉重,在你的掙扎中,若仔細聽,會聽到腳踏的聲音,輪子和地下磨擦的聲音,自己呼吸的聲音,吸氣,呼氣,有節奏的,吸氣,吸氣,呼氣呼氣呼氣呼氣,大概是So So,FaMiReDo這樣的旋律,隨著這個旋律,我的雙腿踏在單車上,推動著我向前,在這片台灣的土地上,好像可以一步一步沒了完的一直前進。終於,我人生裡第一次高興的完成一個上坡,不是為消滅了痛苦而高興,而是滿足於把過程都徹底感受了。
 
 
草屯鎮的公路旁都是草莓園,十步一硝,都是賣新鮮草莓和相關食物的攤販,不過阿華決定只要用鼻聞就好了。
 
 
恃著距離比之前大幅縮短,在途上就走走停停看看的玩起來了。

<路邊小風景>

<下午三時我在路邊看布袋戲>

<兄台好威風>

以前總在電視上看到史豔文,想不到在路邊就可以遇到了。雖然我完全聽不懂在演甚麼,而且前面一台大的旁邊一台小的互相干擾,不過還是看的很過癮。旁邊的柱子上寫著布袋戲大師黃俊雄的名字,應該不是真的他在演吧?
 
 
<怕死的窮人買廉價的頭盔>

我想見過鬼還是怕黑的,第1天摔過狗吃屎後,阿華每天都提著要買頭盔,不過全程比我這窮鬼還節儉的他,要買也只能買個最便宜的,裡面的……不是Foam嗎?如果是小小一摔應該沒問題,可是摔那麼小沒有頭盔也可以吧?如果摔很大摔不用錢,那麼這個頭盔好像也沒甚麼用……不過這個頭盔還是一件寶物,因為自從戴上它阿華就沒有再摔過了,所以它的用途是幸運+15?
 
 
越來越接近埔里,四周越來越隱逸,遠山大河小橋,然後忽然在路旁空地上出現了……

<阿華你等等我好嗎>

<沒有,他真的沒有>

<草薙素子!!!>

<Space Invaders>

<+100>

這架迷彩藍的坦克車讓我們玩了很久,聽說早前被軍方的人要求漆回原色,喂,不用這麼小器吧?要是這批相片被看到,我們會被通緝嗎?
 
 
玩夠後,繼續上路,但阿華肚餓了。
「那先隨便找家店吃好了。」
「不要,都是些小吃店罷了。」
「剛才有一家寫著炒飯。」
「不要,到了埔里再吃。」
「好像沒有這麼快到吧。」
「可以的。」
……
……
「真的有炒飯呀。」
……
「真的?哪裡?」

於是就隨便進了路旁的一間食店,十里之內可能只有這家熱食吧。可惜忘了店名,只大概記得是客家菜之類的,「冷了餓了吧?快進來,來!」老闆像招呼家人回家一般,望著這兩個懵懂無知的少年,「炒個飯吧,加一個菜。怕不夠吃?那就炒大一點就好了,夠吃的,不用擔心!」我心裡默默的反省,身懷錙銖計較慎防吃虧不要被騙這些所謂都市人必備的防毒罩,竟然反而要老闆簡單直接的人生公式來安慰,包袱膩也太累贅無謂了,怪不得走得吃力也走不遠。這家小店由家庭客廳改裝而成,在台灣似乎十分常見,等著上菜同時,另一班客人到了,一行十多人好不熱鬧,兩三枱,一起看著同一個電視吃飯,真像一家人團年。老闆甘心人6號,請原諒我的涼薄,唯有在此謝過了。
 
 
 
飯後就摸黑上路了,每日一危機,終於出現。

往埔里的路上有很多的隧道,雖然都不太長,但這些隧道都沒有機車路,所以通過時就會和汽車走在同一線上,必須小心翼翼的守在一邊,祈求逃出隧道之前後面不會有車駛過來,如果有則祈求他們不要把你撞倒。偏偏這條路上,最多的就是大型砂石車,這些車本來已經高頭大馬,因為載滿了建築材料,更加噸位十足,在路上走起來就是一個會移動的巨大實心長方體,在細小的隧道裡遇上了,簡直就是環迴立體聲空氣砲,連地面也會震動,光聲音就可以嚇破膽了,如果被按喇叭,那有心臟病的大概可以立刻發作。停在一旁等砂石車經過還好,如果是並行,路上又鋪滿了砂石車遺下的大小石頭(天啊我在玩世嘉的派報童嗎?),司機座位高,隨時看你不到,一粒石子,一個擺頭,你就從此不留痕跡的從世上消失了。

而且天黑,沒有路燈。

整整幾公里的路都沒有路燈,我的頭燈也不夠亮,只可以從單車的起伏感覺到路面的狀況,石頭的大小,如果真的是大石頭,那知道也沒有用了,有時整架單車突然彈了起來,我也不知道碾過的是石是人還是鬼。在這樣的環境中騎車真是度日如年,體力因緊張憂慮加速消耗,一心只渴望重見光明。
 
 
最後也總算死不去,到達埔里鎮,已是晚飯過後的時間了。今天打攪的是「埔里生活民宿」,是我們在台灣住的第一家民宿,2人共NTD$1000。地方很大,是一間3層的房子,我們獨佔一間大房。

<大得床也寂寞>

<現在應該明白我每天早上在忙甚麼>

阿華跟屋主的交流比較多,他的形容是「有點反社會的感覺」,我同意,酷酷的。

根據指示,我們前往埔里的週末夜市觀光兼醫肚,不過在此之前,阿華先要補充洗傷口用的生埋鹽水,他形容這就像是癮君子的行為,不過我認為一排生理鹽水長得比較像子彈,或許想成是殺手會騎快一點。卸下行李的單車像脫掉彊繩的馬,找回了活力,轉彎也變得狂野起來,嗯,原來我也騎得不慢吧(其實是自己找回了活力)。阿華不再理會屋主畫的趣味盎然的地圖,憑自己的第六感,沒多久就到了夜市。

「嘩!Feel唔Feel到?」我對正在泊車的阿華說。
「咩呀?」
「Feel唔Feel到呀?」很興奮的我。
「吓?」
「咩呀!」找不到詞彙的我。
「咩呀?」
「地震呀!」

雖然大概只有短短幾秒的的搖晃,不過對此生沒有真正感受過地震的小小香港人來說:「啊,原來如此。」偌大的空地,剎那變成了地鐵車廂相連的位置,左右橫移,整個夜市吊著的貨物都在整齊劃一地擺盪,人人都站住了,然後幾秒後,導演喊Action了,又再喧嘩繁華起來,「嘩,太周星馳了吧。」921後,似乎大家都很了地震。
 
 
阿華擔心上山的路會不會有甚麼塌坊,燒烤檔的老闆娘一邊派定心丸,一邊推薦考究功夫的包荀絲,確實一流!令我更有信心在同一攤繼續掃盪,基本上這一攤甚麼都好吃,我迷上了一種不知道是甚麼的肉,很香很嫩很油(喂我每天踩70公里世上沒有甚麼不能吃吧),後來我好像瞄到了,叫做七里香,後來的後來的後來一天,我忽然想起,七里香,好像是雞屁股吧?怎麼這麼好吃!

<包荀絲和七里香>

<全部人都圈最後面的但沒有一個中>

<即劏即食>

<第一次嚐台灣的甜品>

<不太懂但此人好像滿厲害>

<不遜旺角街頭的叫賣會>

<略嫌殘忍的遊戲機>

<又失手了年青人>

<眼裡都是體力補充劑>

<老闆我要租20天>

<哈!武大郎>

比起台北的封頂式夜市我更喜歡這裡,一大片空地上各式各樣的攤位,吃的喝的玩的叫賣的各有秩序,和樂融融,簡直就是一個嘉年華了。

熱鬧過後,回到民宿,洗過澡後就趕緊睡覺了,明天是全上坡!
 
 
 
 
 
埔里生活民宿 – 南投縣埔里鎮育英一街32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