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參

by gaSnake

 
 

14:30,該出發了,該死的要出發了

 
 
自今天起,每天出發前都有基本功夫要做。
先把晾著的衫褲收起來,沒乾的用風筒對付,再把所有被我發神經翻出來的行李分袋裝好,再塞進大膠袋包起來防水,放進馬鞍袋,把馬鞍袋掛上車,把睡袋綁上尾架,裝回頭燈,檢查尾燈,錢包、地圖、電話都好像《富貴逼人》的鏢叔一樣放在只有我知道的地方,戴上護腕和頭巾,就……好想再賴床一下。
 
 
今天繼續在台灣大地上向南移動,目的地是台中,Excel說距離是93公里,比昨天還遠,不過今天沒下雨。
  
<沒有,他沒有>

 
 
地圖告訴我們只要沿著台1線公路就可直達墾丁,但是沿路有很多分支小路,有2位數字,有3位數字,分甲乙丙,尤其當要抄小路時,常常會看得不知所措。眼前兩條路分明一左一右,偏偏2邊都是台1線,要走哪邊呢?阿華說右邊,多半便是右邊。噢,又一個我完全不理解的世界。
 
如果說阿華習慣迷路甚至享受迷路的話,那我習慣的是知道下一步要做甚麼。我也喜歡奇遇,不過我更習慣精心密謀策劃,而在陌生的土地上(好吧其實旺角也很陌生),我膽怯不敢放縱地享受未知,在岔口前,我多半會把地圖磨爛,問清楚兩三個人才會動身。我的路在口邊,阿華的路在腳邊。所以當真正的路在左邊時,我想我臉上應該是很難看的,虧阿華受了20天。
 
 
<路邊一隻牛和活潑的乳頭>

<我在日本很好,勿念>

<路盾上寫著往「通霄鎮」>

 
 
由於太晚出發,路走一半便天黑了。我們決定沿海岸騎,漸漸我們走上了一條寂靜的濱海公路,路面很寬闊而簇新,機車道旁好像有4條或6條汽車線,我們的機車路不斷上坡下坡,纏繞著汽車路若即若離,直至走進了一段完全漆黑、沒有任何燈光的道路,阿華說這是傳說中新建的,好像還沒正式開放,為免路面的蠟青粒把他的小摺送上西天,他慎重地調校了頭燈的角度,於是我發現了我的頭燈也是屁。 
 
左邊很久很久才有一輛汽車經過,右邊應該是海,是巨大的台灣海峽,但光不在,所以那時它只是神秘的黑,分不清楚立體還是平面的黑。黑暗和海都是我的興奮劑,我既沉迷又恐懼,加上車子不多,我決定「催下去」,將手機mp3音量開大,曲目:縱貫線 -《公路》。唱呀!衝吧!我大聲的唱出來,為自己的意識加速,讓腳板麻木的跟隨節奏不減速的踏下去,我大口大口貪婪的呼吸台灣海岸殘忍而瀟洒的空氣,我的心跟張震嶽叛逆的鼓浪一起跳動,口裡吐出羅大佑的洗煉和辛辣,我在一無所有的黑暗中拼命飛馳。
 
 
縱貫線 -《公路》
打開車的窗 太陽在頭上
公路的右方 無邊的海洋
我懷疑我的夢想
已經變了樣如果你有所期待
很抱歉 我會讓你失望
摸索著未來 卻一直回頭望
有些放不下 有些不想忘
我知道你會感傷 但我已沒有辦法

總是要學著遺忘 學著療傷
總要跌跌撞撞 才找到答案
你說我總是荒唐 我承認我是荒唐
你以為我喜歡這樣嗎
過去美麗時光 順著海浪 流向未知遠方
跟過去做個了斷 讓我的心去流浪
我要離開這地方

而我卻一錯再錯 離開你也是錯
我只能這樣做
也請你原諒我這樣做
我們曾經愛過
對我來說已經足夠
 
 
打從第一天知道要環島起,我就穿鑿附會的認為這是私人主題曲,單純為了「太陽在頭上/公路的右方/無邊的海洋」,在台灣西岸的天時地利人和配合下,它將所向無敵。雖然《北上公路》全碟也很帶勁,但最飢渴的時候,《公路》就成為了無限循環的單曲。
 
 
自製的刺激最終也會過期,當再新鮮的魚餌都吊不起你的體力時,我又回到了橙色的半繁華社會,和汽車傍著走,詢問沿路的「汽車會員入油積分換獎處」有沒有散賣食物。接近台中市了,半推半騎的上了一個大斜坡,零星的車子接起來成了車龍等待入城, 阿華呢?左一條路,右一條路,中間一條路,我猜不出來。打了8次電話還是10次電話?我記不起了,沒有人接,我口裡咒罵,索性在路邊休息起來了。在時間變得過份前,問過警員要走哪邊,唯有決定動身了,太不了在台中市會合,就在我把車子抬過兩條公路中間的石壆時,電話響了。他在前方五十米處,看到一個可疑男子橫過石壆,他要告訴他不是往那邊走。
 
阿華似乎越來越遠,斜坡越來越斜,行李越來越重,人越來越失敗。往台中的連續長命斜,使我真心的咒罵它們一家,我深知我的「速度」已經把行程拖慢了很多,時間應該又來到11時了。我以投降的態度把車子推上坡,你知道嗎?單車是用來騎的,推單車,尤其是有行李的單車,是愚不可及的行為,大不了只會將乳酸從大腿轉嫁到小腿上。虛脫的烏龜被人從右邊叫住了,其實是被眼前的景色叫住了,「嘩……」
 
 
<到現在也不知道是甚麼的景色>

<隨時都會從膠桶上掉下來>

  
空地上的小回春叫人暫時忘憂,鬆過筋骨後我找到了新的浪漫:《康熙來了》介紹過的鮮蚵店,它的關門時間是午夜12時。好不容易捱過了長命斜,進入了台中市的街道,甚至有些小下斜,可是騎士的敵人出現了,它叫做「燈位」,升級後叫「密集的燈位」。你眼前是長長的下坡,你知道溜下去你就變成電單車,可是被身旁滿滿的汽車和機車包圍,你動彈不得,永遠不能加速到谷底,而我彷彿能聽到鮮蚵店老闆邊對老饕說再見,邊拉閘的聲音……
  
穿過大街小巷,眼睛不斷掃瞄街名燈牌,深怕錯過,經過一間標明「康熙」的食店,還差點被騙,最後終於到了「布袋鮮之蚵」。雖然已經12時了,不過似乎有太多客人慕名而來,老闆還未可以休息。我們坐下就點了生吃的鮮蚵,上枱,幾隻蚵在小碟子上,旁邊有青瓜和紫菜絲,還有一坨Wasabi,沒甚麼特別,因為我也不了解蚵到底多大多小,店員教我們倒一點醬油攪和一起吃……靠!Wasabi加太多,不過蚵十級好吃!而且,那個醬油+Wasabi+碟子裡的水(?)=醬汁怎麼這麼好吃啊……
 
<布袋鮮之蚵@GoogleMap>

台灣的食店門外都有這種一目了然的招牌,炒飯水餃小籠包,吃甚麼一目了然,親切得很。怕你長途跋涉餓了找不著,打造個大大的「炒飯」招牌,快進來,吃個熱騰騰的炒飯或牛肉麵,切個滷味好不好?不懂不怕,我幫你選好了。叫人遠遠望了就餓了,就暖了,就飽了。
  
吃飽了,人客也走得差不多了,我們準備牽車找旅館,甘心人5號老闆的女兒問我們是哪裡人(國語又露餡),香港人來環島?立刻送上30個熱情的問候和鼓勵,並台灣名產蓮霧一拼送上,舌頭收集品又多一個。
 
 
本來也預選了一堆旅館,但倦不擇床,索性到火車站附近看看,問了價錢,上房檢查,乾淨便可以了,往後也是如此。是夜打攪的是「富春大飯店」,2人共NTD$830,把單車和別人的機車一起泊在大堂,份外安心。今天沒有下雨,所以只要洗澡時順便洗衣物再晾起來便好了,這時我行囊裡荒謬的鐵線大派用場。整理後問阿華有沒有東西要買,到樓下便利店(超商)走一趟,其實是睡不著想吃零嘴,順便補給電池和SNICKERS巧克力條(人類用電池)。台灣超商的功能叫萬能(容後再談),甚麼都有,我看到了著名的張君雅麵、寶咔咔,還有一大個陳漢典,不過他的樣子太瞎我沒買。

逛一下書架,看到了有關環島的書,還有專門為環島而設的地圖,心想我們那2大本湊和湊和要合體還不太好用的大地圖,搞不好需要買一本……半夜1時許在台中市某超商,一名華人男子靜悄悄的打開了全店只剩一本的書本封套,把膠袋鬼崇的收到一旁,然後以一目十行的速度瀏覽台灣地圖,嘴角一點上揚,把膠袋再套好,藏到旁邊一堆書的後面,靜靜離開……差點忘了付零食錢。其實問職員的話,他也可能會幫我打開,不過萬一SAY NO,機會就沒了。
 
 
回到房間,一邊吃零嘴,一邊看小聲的綜藝節目重播,一邊想寫點東西,畢竟帶了1大2小3本簿,除了數字以外三天以來沒寫太多別的。在台灣來看台灣的綜藝節目,感覺有點平淡,寫著寫著,太睏了,差點零嘴沒吞下就睡著了,啊,還是倒下吧,晚安台中。
 
 
 
 
 
 
 
 
 
 
 
*布袋鮮之蚵 – 台中市向上路1段355號
*臺中富春大飯店 – 台中市中山路1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