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貳

by gaSnake

 
 

10/11/2009   10:49:11 Y人 gaSnake     do u hv time 台灣單車環島? 10-15 days

 
 
 
 
從沙發上掙扎起來,身體浸透皮具傢俬和SD通宵的味道,應該是早上7時,腳踩著不綁鞋帶的球鞋往廁所踱去,勉力把動作做大一點,讓不舒適的氣味和溫度把身子迫醒一點。接著把阿華弄醒,趁他不省人事,把找路離開台北的任務推給他,自己找免費沖澡的地方。雖然眼屎都未跌落嚟,但身體已經半自動地連上電腦搜尋世界。
 
 
<下雪了>

早起的台北有點雨,上班上學的人和機車穿越馬路和地下道,我們優悠的對不知為何大量出現的梵高(distorted version)嘖嘖稱奇。從忠孝復興站附近的X-Zone網咖往北走,希望在小巨蛋和台北體育館一帶可以沖個澡,結果在一個小小的場館某一層找到一千零一間淋浴間,淨身後,瞥到磚台上一個男子遺下的錢包。

坐在外頭等阿華,因為已穿上「護豬寶」單車褲,感覺哪裡都是沙發。手裡拎著一個黑色的錢包。終於要開始踏了嗎?19天,超誇張。台灣人是怎樣的人呢?但我奢侈的旅程脫離了他們的作息吧,可是旁邊也有快開始的舞蹈班,是剛送完小孩上學的媽媽嗎?學生比準時的老師更早到。噢,男子回來了。

走吧。

神清氣爽的走在台北的……糟!電話呢?

跑回去跑回去,電話靜靜在地上,依然在媽媽們的舞蹈教室外。

神清氣爽的走在台北的街頭,就手挑了間早餐店,吃台灣的早餐,蛋餅、粢飯、豆漿甚麼都來一點,旁人大概覺得我:A餓瘋了,B很有錢,不過我卻覺得蠻便宜,重視早餐的城市應該這樣。阿華留意電視上的新聞,有點擔心陰雨會跟著我們南下。嗝~~大概真的有點吃過頭了。
 
 
 
又回到關渡的租車瘋,約定十時,可是我們大遲到,鳥哥在幫別人弄車,先等等。我們開始盤算是不是該卸下一些純屬虛妄的行李(對,就是這麼貼心可以寄存的單車店),店裡已經環過島的香港騎士對我們的行李更是覺得匪夷所思,因為他大概只帶了一件衣服和一條褲替換,其餘都是大大的防水用膠袋,臨走時,老氣橫秋地說「到時你哋就知味道」,瀟洒地走了。阿華在慫恿下狠心地卸下了一半行李,我在20天後查證,9公斤的行李,我卸下了……一條褲子。

甘心人2號鳥哥開始教授單車入門課,示範過後都要我們實習一次,確保我們懂得換胎補胎,不致死在路上。功夫其實蠻有趣,只不過沒能像鳥哥做得一樣瀟洒(請用台語唸出),阿華倒是蠻上手,「就全交給他好了」我心想。下課已一時多了,阿華的小摺在各位大夫檢驗過後,被診斷為「不能裝上馬鞍袋/(店裡的)尾架」……

前事@MSN,跟鳥哥談租車,同步轉達阿華。
我:我朋友好像想帶他那架小摺來
鳥:是哦,帶車很不方便哦
我:對呀, 但他新買的, 很想用在台灣吧
鳥:新買的哦,那更不建議第一次就拿來環島……環島很傷車的……而且要會保養,不然環島完的車會很慘
華:(打擊我個心)
我:他買了2000港幣……那台是vt-27
鳥:我知道那台車
我:那…好嗎?
鳥:還可以。
我:(噗)
鳥:那算27速便宜的了……好的27速的都要台幣2W以上了
華:(i know!)
我:(已經在電腦前大笑起來)……

早把心橫的阿華又怎會死心,一班國手圍著車子又談又弄又試不同配件,我則忙著把東西塞到馬鞍袋裡,嘗試把重量平均分配,然後記得甚麼東西該從左邊拿,右手邊又是甚麼。《Nobody》和《三個願望》不知道重覆了多少次,阿童木也終於弄好了,最後是神奇地裝上一個尾架,然後綁上1個馬鞍袋,路問了,洗衣粉也借了,總該出發了吧。

鳥哥:「我陪你們走一段吧。」

<白白胖胖的出發>

 
 
走了不到十分鐘,鳥哥聽到阿華的車子有點不對勁,於是停在路邊又弄了起來,一弄就半小時,我可不敵鳥哥的耐心,都快睡著了。

<甘心人2號鳥哥 VS 阿華冥頑不靈的小摺>

<陪我環島的行囊>

我的終極裝備:
– 還很簇新的GIANT捷安特車子一台(不要問我型號,反正超好踩,鳥哥還貼心的換上了平路胎)
– 碼錶乙隻
– 不太亮的前方電筒乙支和後燈乙個
– 鼓鼓的馬鞍袋左右各一
– 關老爺借出的藍色睡袋
– 淘寶的水壼(容易脫蓋)
– 身上穿的是wingb的Columbia無敵防風防水保暖透氣易洗外套
– 頸上套的是在鳥哥店買的魔術頭巾,防塵保暖測口臭(好像是鳥哥女友設計的)

真正出發已經2點多了,還下著雨,鳥哥擔心我們去不到新竹,勸我們在桃園休息好了,我們天真的想「再說吧」。
 
 
<和我一樣自由的電塔>

大概每個環X的騎士都要在踏下腳踏的第一剎那寫說:「天啊那麼重踩得動嗎?」我的卻是「咦,沒想像中重!」車子動的很快,上斜也不是問題,看看碼錶,隨便就飊過20了嘛,之前擔心的車速應該不成問題。雖然陰雨不斷,不過我可是正在台灣的土地上,用自己的腳力馳騁,開始由地圖的一點到另一點,天空好闊,電塔好高,我的呼吸好自由,一路好爽的騎到三重。

<大半旅途都在前方的阿華>

路上還和鳥哥通電話,他驚訝我們還能以龜速前進,甚至還有閒情坐下來吃滷肉飯和貢丸湯。滷肉飯真的不錯,一碗小小的很實在,之後吃過的都在40塊台幣上下,不夠可以吃2碗,香港沒有這個價位的飽肚食物可以塞肚子。貢丸湯嘛,湯太稀太淡了,我喝不慣。
 
 
 
飯後天黑了,實戰卻正要開始,這時雨越下越大,路面都反照出燈色的街燈。前面就要上公路了,到時候要閃避,要回頭也太遲了,與那些大型卡車同行,光聽聲音就夠恐怖,「這也太刺激了吧」,開了頭燈和尾燈,在外套外再罩上便利雨衣,交通燈一轉綠,就死命的上坡了,踏呀踏呀,拜託腳你爭氣一點,千萬不要停下來,這裡可不是大尾督,沒氣了可以下車推。上了類似交流道的物體,同樣熟悉的城市公路,原來在車廂內外如此大差別,黑夜裡寬闊的公路上滿是偌大的車子,照著大燈在身邊呼嘯而過,便利雨衣沒兩下就吹掉了,自己在大草原上連「小綿羊」也不如,連最靠近我們,一起走在機車道上的機車,都感覺能秒殺我們。守在道路右側,連交通法也不知道,怕騎太慢被撞,每次停步再動都驚心,路面濕滑,車多擠迫,天黑路暗(阿華說我的尾燈是不亮的),一個錯誤的擺動,感覺就會被這洪流吞噬,下一秒死去其實並不意外,神經是繃緊的,臉上都是雨水,我管不了那麼多,只好死盯著阿華的尾燈,迷路甚麼的就交給他吧。

<尾燈不亮靠反光貼打救>

黑夜,大雨,背囊浸水了,水壼髒了,褲子吃水後抬腿都很重,車子不再簇新,馬錶在某個交通燈前跌在地上,拾起後便再不能用了。我們在期待甚麼時候可以擺脫眼前的窘境,只是時間無情的推移,「大不了再多騎2個小時」的2個小時都過去了,7時變成9時,9時不知何時變成11時,迷路,要不是特地用手電筒照路盾,根本不知道何時轉彎,再迷路,就是說剛才踏的都白費了,風景有改變,可是怎麼變,路盾上的公里數遞減得越來越慢,我開始明白環島的意思就是用腳踏完引擎走的路,又錯過一次紅綠燈,阿華越來越久才看到一次,經過繁華的街道,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啥,紅綠燈前的十數秒足夠我睡著,差一點又碰到別人的機車了,不,真的碰到了,在包餃店內我只能強裝積極,「你背上面上都是沙。」「嗯。」
 
 
 
事情應該差得不能再差了,所以雨漸漸小了,汽車也漸漸從公路上撤退了,望望時間,「大部份人台灣人都安坐家中了吧,康熙也播完了。」平坦寬闊的四線公路上就只有我們,有點寂寞可是有點瀟洒,汽車久不久才會從身後超越,我拿出剛才因為怕死都不敢聽的手機mp3,痛快地音量開大一點,「橫豎阿華在前面,出事我總會看到」,想著濕地與車速的關係,「好像不太費力也蠻快的吧。新竹縣是到了,可是新竹市在新竹縣最南邊,心理準備在畫地圖時已有了,可是也騎太久了吧」,我懶洋洋的任車子在下坡路上滑行。

滑了一段歲月,前方好像有華類物體停下來了,休息嗎?我還沒休息,照理說他也不需要吧。手掣拉緊一點。可能又在那個綠色襪套中的mp3選歌,難得我可以超前就超吧。手掣又鬆了。在擦身而過的同時,好像有雜音闖進來了,我在前方停下來,回頭一看,太黑了甚麼也看不見,但應該有一種媽差的氛圍,拔開耳塞,「……咗你咁多聲都唔應!」我心想「不是很獨立的遠遠走在前面嗎?叫也叫不到見也見不到,你也需要求助嗎?」一問之下不得了,大摔車,血流披面。

隨便拿些清水沖洗也無滯於事,在前方路旁找到間食店,店主嚇了半嚇就不嚇了,繼續看綜藝節目,阿華就進廁所洗傷口了,他帶的急救用品第一天就派上用場,我在外面看時間,心裡嘀咕的就是「禍不單行」,護士自行處理傷口後說的第一句話是「都唔知會唔會無咗堂眉」,我想,你會介意這些嗎?
 
 
 
我們繼續在新竹縣向南行,回想起初還大想頭的要問Yuki弟弟的聯絡,因為聽說交大和清大附近的夜市很不錯,能在宿舍屈蛇就更好了,現在看看時間,十二時悄悄的來到,誰理你呀。一路上,心知還未到,還是不時的留意沿路有沒有心中預訂的華泰經典旅店,我一心想著的就是免費的洗衣服務,見到華泰集團的其他店,就安慰一下自己,應該快到了。經過經國路一段的新竹市警察局,為免不必要的折騰,徬徨無助的就走進去問路了,見我一臉落泊的樣子,好心的女警叫阿華也進去歇歇,這時其他警員也出來了,又是慰問又是暖水的,眉精眼企的警員看到阿華眉頭貼著紗布,建議送院會穩妥一點。送院?麻煩好像又多了,不過就這樣不管,他傷口感染中途毒發身亡也不是辦法……「很近的,就一個街口,我幫你們叫救護車,不用錢的。」非常好,入院吧阿華!就這樣坐上了一生第一次的救護車,後頭的阿華有救護員照顧我也就不理會了,一直埋頭拿2本地圖查酒店的地址,期間還有救護員和醫院的人過來幫忙,還有人問香港人聽不聽得懂國語,看不看得懂國字,他們究竟是遇上了哪一國的香港人?縫針後可以出院了,而且可以在其他醫院拆線,回到警察局,貼心的警員把我們的單車都泊好了,髒水壼也洗乾淨了,就甘心,甘心人3號。照阿華的描述,新竹醫院的各位就是甘心人4號。

2時了,終於到了華泰旅店,確認可以洗衣服就入住了,1人400塊台幣不用。雖然看到床,可是沒有心情睡,看到12小時前還簇新的車子沾滿泥巴雜草污水,2人都發狠要洗車子,阿華的小摺坐升降機上去了,我的捷安特則坐我的手上去,抬進洗手間,一輪水戰後再重新上油。車子洗好後就到衣服雜物了,身上的倒方便,丟進洗衣機就行了,只是擔心下雨天晾不乾;可憐在全部行李都幾乎濕透了,只要不包膠袋的無一倖免,睡袋未用就髒了,身上背的背囊像用污水洗過一般,又濕又臭,出發前才買的新球鞋超濕潤,馬鞍袋自己本身就夠髒了,洗還不洗?左弄右弄,上床已是4時,隨便定個不可能起床的時間就昏迷了。
 
 
 
新竹,在Excel裡離台北78公里,騎個5小時就到了。
她有2個地標,一個是新竹市警察局,一個是新竹醫院。
 
 
 
 
 
 
*X-Zone網咖 – 台北市忠孝東路4段49巷4弄16號
*租車瘋 – 台北市關渡里知行路5號
*新竹市警察局 – 新竹市東區經國路一段488號
*新竹醫院 – 新竹市東區經國路一段442巷25號
*華泰經典旅店 – 新竹市勝利路15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