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冬天我在台灣騎單車 – 壹

by gaSnake

「我的感覺還是很surreal。」我對自己說。這句話一直重覆,從上機直至腳踩上腳踏的一刻。

一個人上機場巴士,丟下三七廿一,在一個假熟悉的地方,做好像甚麼的一回事,在我夢裡很常見。但我還是有一些不安,因為準備不足,我帶著一堆問號著地。
 
 
這趟旅程有2個人,阿華和我。阿華指出方向,我想其他這個那個事情。

阿華是個特立獨行的人,生活上工作上興趣上,比起比起普通香港人特別一點的大學同儕更特別一點,然後我發覺他比我想像中更特立獨行一點。我想是石田裕輔的《不去會死》蛀光了他腦袋,他堅持不看旅遊書或任何風景相片,想依古法泡製最嗆的旅遊衝擊,他想要去埃及,終於還是到了台灣,現在在我旁邊組裝小摺。於是,更巧合的我現在站在他旁邊了,這裡是台北桃園國際機場,黃黃霉霉的,空間不太大,讓我知道其實那些空間裡,誰會在那,做些甚麼,有點像啟德。對了,如果你想找他,他在香港叫Ryan。
 
 
現在是台北車站的下午了,明天才會以單車上路。阿華密謀將小摺寄宿租車店一宵,於是我發現了我另一項工作——潑冷水,「先打個電話問問吧。」搜出聯絡名單,我按的是猶如別人銀行戶口號碼的陌生數字(我好像忘了說辦了中華電訊的預付卡),然後將電話遞了給阿華,原定的「租車瘋」聯絡人鳥哥不在,接手的小黑潑了一盤熱水過來,「沒問題。」我想阿華聽到的是這個。

微雨的台北車站外,有蓋通道連接捷運站入口,2名操廣東腔國語男子街頭賣藝,用膠袋包住車胎。
往淡水的捷運車廂中,有點擋路的小摺在中央,髒髒的輪胎給包住了,但包不住我的喜悅,「對,我要來好好欣賞你們的島了。」
雨有點不小,關渡的八方雲集門外,誰大聲對電話唸出店名。
 
 
到租車瘋了,天已黑,店也快關門,台灣甘心人1號——小黑直接叫我們把多餘的行季也放下,讓我們可以悠閒的逛一夜台北,多麼貼心的照顧,大概是看窮騎士看慣了(我還在想要解釋因為應該會住酒店為甚麼不把行李放那邊……),阿華直接把行李卸下了,只剩一個腰包,我還雞婆的拿旅遊書盥洗用品等等等等,然後才出發往士林夜市。

「我們聽聲音猜的小黑都不像啊。」他猜是帶一點Feminine的瘦瘦的男生。
「沒有啊,你猜的比較準。」他猜的是爆炸頭穿垮褲的HipHop友。
「是啊,可是我忘了拿護照。」所以這個當然是我。

「這台小摺的前輪好像怪怪的……六點半了……明天他們就出發了吧,算了,修好再下班好了。」比較準確的小黑這麼想。
 
 
劍潭捷運站下車,跟著人頭湧到了很近的夜市。「原來夜市長這樣。」聞名的雞排檔前都是操流利廣東話糟糕國語的香港人,原來每天我們都為台灣人補充說明廣東腔有多好笑。

<士林夜>

現在吃的是我夢寐以求的大腸包小腸,咦,硬的,裡面的那條比較接近臘腸,而跟司華力腸比較疏遠,我反而比較喜歡外面軟軟的糯米腸,又嚐了一種繼章魚燒後與我想像中大不同的食物(20天後飯店電視上的周潤發和梁家輝賭香腸提醒我為甚麼充公回來的「臘腸」可以直接吃)。

接下來為大家介紹的是Yuki力推的豪大大雞排,招牌豪氣的寫著「本店雞排一律不切」。我咬一口一頓飯份量的雞扒,「原來台灣人喜歡這樣的調味。」不過味吉洋一不太滿意炸漿跟雞排是分開來的。

<好X大雞排>

隔壁是著名的士林大香腸,不過比起雞排,那個份量是一種武器的SIZE,先不要碰好了。夜市裡面有可坐下來吃的檔口,阿華看到了就嚷著要吃臭豆腐。香港的炸臭豆腐討的只有香味跟口感,眾所週知不及蒸或煮的臭,而這個更刁轉,是鴨血煮臭豆腐,它的味道就是屎味,如果硬要說跟屎有甚麼分別的話,應該是零分別。點了蚵仔煎=沒有甚麼蚵的煎蛋漿。也吃了Yuki推介的碳烤串燒,用心的燒,絕對值回票價。

<屎味,原味屎味>

滿口屎味的我還走在台北街頭,就在捷運站附近亂逛,都是小食檔和觀光商品,眼睛耳朵都貪婪的想辨別吸收一點甚麼,但腳理性的說累,球鞋更是直接踏到兩三個水洼裡(它好像找到了一件不喜歡的台灣事),頭髮冒著小雨倒是沒所謂,但眼睛覺得「吉利滷味」不錯有趣,舌頭和錢包附和,因為熱情檔主讓它們免費收集到一種台灣水果——芭樂,嘴巴不等味蕾和大腦討論,直接問出了上面沾的是甚麼,是wingb的梅子粉,舌頭記下了「甜甜酸酸清爽的口感」。
 
 
時間差不多了,出發前資料搜集不足的二人,要先到網咖做功課然後過夜,準備天光再往24小時的誠品轉轉。

「就到誠品附近找找網咖吧。」所以我們到了忠孝敦化站。

就跟「窮人想借錢讀書」,「沒上課要做功課結果連Briefing也沒有」的道理一樣,想找網咖但連它們分佈在哪裡都不知道,冒著雨,又過了很多個街口,來來回回,如果當時能想起《忠孝東路走九遍》,應該會豁達一些。

「有了!」阿華大叫,指著不遠處,隔著一棵樹的昏暗英文字燈牌。
 
 
「呼!」台北市一間網咖一角卡位的黑色沙發,終於有2人攤坐在沙發上,護照也沒有用到。闊落的座位,無限飲料供應,分明就是讓人長時間駐紮的,不得不說比起香港的好多了。最重要的是,小貓三兩雙,只有零星的音效,想睡也不是問題。

累了,鞋子也脫了,甚麼資料搜集拋諸腦後,我們的尾巴接上了電腦的的電纜。

阿華弄Email打理一下生意。
(我才不要,這樣跟香港拖泥帶水不夠瀟灑自由)
「喂June說要寄聖誕卡給大家。」
(連家人也不要理,要堅持)
「要留26號高雄的地址給她嗎?」
(好像不錯)「可以嗎?」
「可以吧。」
(正!)「好呀那留吧。」
於是先厚面皮的留了高雄背包客棧的地址,才再發電郵問高雄的屋主可否替我們代收聖誕卡。

兩個熒幕下一個畫面是Left 4 Dead 2。

後來一個關了,另一個還在濺血還在大叫。
 
 
 
 
 
1* 本記錄所有黑白相片/優質相片由阿華攝,以後懶得再聲明
2* 阿華的單車環島遊記,一樣旅途不同角度以各自的單車速度前進中:ryantoday

Advertisements